这边风景
社长:  小边2015 社长
“今天,我去见了小三的孩子。”
每文  首推于 17.09.25 浏览(739)|回应(3)

凡不能杀死我的,终将使我变得强大。

凡不能杀死我的,终将使我变得强大。

文/甘北

来源/甘北(ganbei1990)

- 1 -

我做梦都想不到,他还有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已经快一岁了。我真迟钝,一年多了,竟没有发现一点踪迹。

半个月前,他告诉我,要拿衣服去干洗,我说好啊,我刚好顺路,我帮你去吧!

那套西装,是我们结婚那年买的,一晃已经七年了。

七年,他有了自己的团队,我也做了公司的财务总监,我们再也不是当初一贫如洗的裸婚夫妻,可那套西装,谁也舍不得扔。

它曾花了我一个月工资。那时他刚创业,经人介绍去见一个大客户,前一夜却急得直跳脚,原先的西装,不知什么时候被染了一块酱汁。

我们都知道,那单生意有多重要,他创业投入的资金,已经亏损无几了,这一次谈不拢,那些曾经发光的梦想,可能真的泡汤了。

他几乎是认命地绝望。他就是这样,临阵总是慌乱。我们刚在一起那会,大家就时常开玩笑,我们一个技术宅,一个白骨精,正好互补长短。

一件西服而已,我二话不说跑下楼下打车,当时已经九点半了,商场马上就要关门了。我赶在商场关门前,给他买下了全场最贵的西装。

我把衣服递到他跟前,他一把抱住我:“老婆,谢谢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他会一辈子对我好。

可是他在外面有女人,还有一个一岁的孩子。

- 2 -

我拿着他的衣服去干洗,闲置了大半年的衣服,总有一股淡淡的霉味。

干洗店的老板娘摸了摸口袋:“哟,你家宝宝的出生卡片吗?”

那是医院用来记录新生宝宝情况的小卡片,性别男,七斤三两,上午九点二十分生。

我只看了一遍,就牢牢地记住了,它们就像刻进了我的脑海一样,我有些站不稳了,手心也开始出汗。

那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个女孩,今年四岁了,在念幼儿园。

那是谁的孩子?谁孩子的出生卡,放在我丈夫的口袋里?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我全身都瘫软了,拼命在脑海寻找蛛丝马迹。

去年秋天,正是孩子出生那个时候,他曾出差整整一个月,电话不接,网络不通。这些年我们各自拼事业,各有各忙,我又不是那种爱疑神疑鬼的女人,所以即便他时常出差,我也不以为奇。

那一次,他告诉我,项目要去户外实地调研,不一定有信号。我真傻,竟没有一点怀疑,还帮他收拾好行李,把这套意义特殊的西装,一起放进了他的行李箱。

我总觉得,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好像是我陪着他。

所以,那一个月,他穿着我买的衣服,陪着另一个女人,迎接属于他们的新生命。

- 3 -

晚上他说要加班,晚点回。

我独自去接妞妞放学,妞妞问我:“妈妈,你今天怎么了?”

我蹲下去,想挤出一个微笑,鼻子却发酸了,我把她搂在怀里:“妞妞,要是爸爸妈妈分开了,你跟爸爸,还是跟妈妈啊?”

四岁的小孩,已经懵懂地知事了。她哭了起来:“我不要爸爸妈妈分开,爸爸妈妈为什么要分开?”

过了好久,妞妞局促不安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妈妈?”我问道,小孩子的眼神撒不了谎。

“有一个阿姨……”妞妞支支吾吾地说。

“阿姨怎么了?你接着说。”

可能是我的急躁吓到了孩子,她突然哇哇大哭,扑到我怀里怎么都不肯再说。

那一刻,我真恨他。他再怎么样,不该让妞妞看到那个女人,妞妞才四岁,他怎么可以让一个四岁的孩子,看到亲生父亲最不堪的一面?

- 4 -

那个晚上,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我不敢告诉爸妈,就给朋友打了电话,我说,他可能在外面有人了。

朋友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他不像这种人!

对,他不像这种人,这些年我们很少吵架,他对外也总是一副好男人形象,不管对我,还是对这个家,都可谓尽心尽力。

直到此刻,我依旧怀有一丝侥幸心理,说不定是朋友的孩子呢,说不定是别人穿了他的衣服呢,说不定……

我把妞妞哄睡,就独自坐在沙发上,把那张卡片放在眼前,等待他回来。

他回来了,一眼就看到了那张卡片,我就在那瞬间确定了,那是他的孩子。因为他一直有个小动作,一紧张就会吞咽口水,喉结上下地滚动。

那是我人生最漫长的半个钟头。他向我坦白,他在外面的确有女人,在一起三年了,去年,他们又有了一个孩子,他本来不想要,可是女人已经为他流过两次产,他怕她就不能生育,他不能对不起她。

我从头顶到脚底都是麻的。他们有过三个孩子,三个。他怕她不能生育,他不能对不起她。

那我呢?我算什么?

我何尝不是九死一生生下妞妞?我何尝没有陪他吃尽苦楚,最难熬的时候,我们住的出租屋连热水器都没有,大冬天在冷水里直打哆嗦。

他跟别人上床的时候,又可曾想过对不对得起我?

- 5 -

“那妞妞呢,妞妞见过那个女人吗?”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见过,那天你们公司加班,临时叫我接妞妞,当时我正在她那里,她非要跟着我一起,说要见见我和你的孩子……”

“那你就带她去了?”我就在那瞬间失去了理智:“你这种混蛋,怎么配做爸爸?”

或许他们拥抱了,或许他们接吻了,当着我孩子的面。一想到这里,我就顺手拿起茶杯,往他身上砸去。令我吃惊的是,他没有躲,茶水泼了他一身,茶杯破碎在地上。

妞妞听到了动静,光着脚丫跑出来,她瘦小的身子站在客厅中间,眼睛里都是恐惧。

我赶紧跑过去,把她抱进房间,随即忍不住掉下眼泪,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女儿,她的一生,注定要比别人多些坎坷了。

是的,我要离婚。

我心底又有一丝侥幸,还好我还有工作,我可以养得起我的女儿,我依旧可以给她念好的学校,买漂亮的裙子,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妈妈,你是不是要和爸爸分开啊?是因为那个阿姨吗?”妞妞的话,像一把尖刀插在我心上。

老天啊,为什么要我四岁的孩子,经历这些?

- 6 -

他也哭了。那天夜里,他哭着求我不要离婚。

他说他放不下我,放不下妞妞,他说自己只是一时冲昏了头,他说只要给那个女人一笔钱,我们就可以平安无事地生活。

“怎么生活?任由你在两头跑,一三五去她那边,二四六来我这里?”

我心底一阵荒凉一阵可笑,他现在还做着春秋大梦,以为可以粉饰太平。我太了解他了,他优柔寡断,寡廉鲜耻,一辈子也不可能跟那个女人了断。

可我不同,我眼睛里揉不了沙子。

“离婚吧!”我告诉他。

但在离婚之前,我想去见见那个孩子。我自问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哪怕前路再崎岖,我都会咬牙维持体面和尊严,更何况我还有妞妞,我不能败下阵来。

可我不能原谅她,为什么要见我的孩子,为什么要让妞妞,见到了他们男盗女娼的模样。

或许是执念,或许是不甘,我就是想去见她,见他们的孩子。

- 7 -

眼前见到的女人,却令我觉得有些可笑。

黑、瘦,怯生生地,坐在我对面。孩子就在她手里,快满周岁的孩子,喜欢咬手指。皮肤黑,像她的母亲,倒是眉毛像我丈夫的眉毛,一字粗浓。

生活真是一部荒唐的喜剧,另一个女人的孩子,长得像我的丈夫。

我以为会是什么妖艳的狐狸精,原来不是,就是那么干瘦的女人。我的妆容,我的裙子,我的高跟鞋,一样样都把她比了下去。

她更怯了。

她以为我会动手打她。

老公也紧张地站在一旁,生怕我会做出出格的举动。这个男人,真是怯弱到无能,既保护不了妻子,也保护不了情人。

我竟觉得自己被玷污了,我铮铮骨气清白做人,嫁的居然是这么一个没心没肺没血性的东西。

我不动手,我只平静地问她:“你觉得我漂亮吗?”

她点了点头。

“那你可要小心了,我这么漂亮,都会落到今天这一步,你呢?”

我看到她心虚地瞥了他一眼,他呢,赶紧低下了头。

随后我拿起手机,拍下了这间房子,拍下了那个孩子。

“所有的对话,我都已经录音,你们出轨的证据全在我手上,我知道你住哪里,也知道你孩子长什么样,我的性格,他是最清楚不过。离婚,财产和妞妞我都要,你要是敢来闹,就尽管试试看,这个男人能不能保护你。”

我深知丈夫的脾性,他软弱惯了,公司虽是他一手创办的,遇到棘手问题却还是要我东奔西跑去求人……

算了,不提了。更多的对话,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起身离开,推开门,就是灼目的日光。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我今天遇到的,不过是一个已婚妇女最常见的遭遇,丈夫出轨了,跟别的女人有了一个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凡不能杀死我的,终将使我变得强大。

我还没死,就要变得更强大。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ExNDM0Mg==&mid=2653012591&idx=6&sn=ae04626a75cd4a45a1e9e8e219d4b4b8&chksm (以上内容来自于网友投稿,如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请点击 举报 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此投稿已是精品!
不再接受推荐
举报 收藏
3 条回应
只要不能杀死我的,终将是我变得更强大
37675030 17.10.13
为这个女人点赞
写回应
表情
发表
成功 加入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以后,该精选社将不会显示在您的首页
退出  
我再想想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超过140字了,试试投稿功能吧
关闭 您发布的不能超过500字了!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已经超过500字了,您只能使用投稿功能发布
立即使用
关闭 别忘了点击发布哦!
关闭 发布成功!
关闭 成功发布到审核区!
关闭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成为小编才能给社长推荐哦!
我再想想
我要当小编
举报成功!
成功 推荐成功!
已举报!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成功!
您还没有认证为原创作者
若您先提交此文章,稍后认证,我们会将其自动添加到您的原创
先投稿稍后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