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日志
社长:  你不知道的事 社长
卒姆托 | 所有建筑师都想成为哲人或艺术家
小兔子乖乖  首推于 18.01.26 浏览(1317)|回应(0)

散发天然木香的圣本笃教堂,1988年

98年密斯·凡德罗奖(欧洲建筑大奖)

08年世界文化奖(日本艺术协会主办)

09年普利兹克奖(国际建筑奖)

13年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金质奖章

他是饱受赞誉的建筑大师

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

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

有人说他是工匠建筑师,

有人说他是时代传教士,

他到底有什么魅力,

被一群学者和设计师封神敬仰?

卒姆托在瑞士哈尔登施泰因的工作室

“你不能向我订购一栋建筑,

我无法这样工作,我就是说不”

“我必须对案子真的很感兴趣才行。我相信每栋建筑物都有某种情感……你不能向我订购一栋建筑,这不是买东西,也不是给我足够的钱就行。我无法这样工作,我就是说不。”

这是建筑师卒姆托的一段自白。

脾气虽然不好,但一旦接手了项目,他就会全身心投入,亲力亲为,不放过一个细节——这样的行事风格从没改变。

他说,身为建筑师,工作多半是在追求当初的热情与执着,并试着更深入理解,让它尽善尽美。

他的项目一般规模都不大,甚至只是一间小房子而已。

圣本笃教堂 1988年

1988年,他在瑞士设计了圣本笃教堂(Saint Benedict Chapel),这样一间小房子花去了几年。

它是一座水滴形的教堂,使用了鱼骨形的木结构;外墙被火烤过的木瓦片包裹,形成鱼鳞的效果,因角度不同在日光下显出深浅不一的色泽。

当人走进建筑,会踩到地板发出声响,会闻到木香,还会看到有形状的光线,这些要素都在提醒你“这里跟外面不同”。

圣本笃教堂,1988年

慢工出细活,成了他的标志。

瓦尔斯温泉浴场(ThermeVals,1996年)花掉了10年。早在1986年,卒姆托就拿下了浴场的设计竞赛,经历多次换方案、换甲方的风波,最终在村民的支持下完成。

平凡小镇因为这栋建筑成了旅游胜地,从濒临破产的边缘活下来。

瓦尔斯温泉浴场,1996年

十年,终于打造了一块璞玉。

材料、结构、空间自然地结合到一起:6万多块浅色片麻岩呼应瑞士冰川雪山的意向,“石板+现浇混凝土”的创新结构扩大了空间跨度,构造缝成为光的入口,给较暗的环境带来了惊喜。

瓦尔斯温泉浴场,1996年

卒姆托的天赋源于对自然的感受力,他有意跟城市保持距离。

工作室开在人口仅千人的哈尔登施泰因小镇,离苏黎世有 100 公里,门外就是阿尔卑斯山。他追随内心,去设计这些让人沉静的建筑。

“在这个地方工作,我们有安静的环境,能集中精神。另外,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跟我们一起工作。生活和工作同在一处,就像以前在农庄上那样。”

卒姆托与锌矿博物馆模型

“在建筑师画的所有图纸中,

我最喜欢施工图。”

“在建筑师画的所有图纸中,我最喜欢施工图。施工图为那些把想象变成物质的工匠而绘制,它详细而客观,不需附加的表现,似乎在说:这正是建筑的真实面貌。”

布雷根茨美术馆模型

卒姆托的匠心不仅在于工夫,更在于独创,为每个项目找到自成一体的理由:建筑需要合适的材料,材料需要合适的表达。

布雷根茨美术馆

1997年,他设计了布雷根茨美术馆(Kunsthaus Bregenz)。

去看场地的时候,他就对湖边晦暗的环境印象深刻,所以诞生了原始的概念:像反光的湖面,融入泛起的水汽之中。最后,他选择了半透明的玻璃,而不是石材或者木头,建筑就像个充满烟雾的方盒子。

出于展览需求,他设计了特殊的玻璃天花板。天花板四周是一圈玻璃幕,上面是一个空腔,安装有采光器。日光从侧面进入空腔,采光器将它进行过滤和双折射,使得天花板形成稳定、明亮的采光。

布雷根茨美术馆

10年后,他完成了柯伦巴艺术博物馆(Kolumba)。他把过去跟现在拼接到了一起,形成别致的冲突感,新的部分如同从老建筑生长出来。

柯伦巴艺术博物馆

底层仍旧是建筑遗址,成了博物馆最大的展品。

柯伦巴艺术博物馆

这样的对比,恰恰显现出历史的沧桑感。

柯伦巴艺术博物馆

“我试图注入材料的感性超越了所有构成的法则。材料的触形、气味和声学品质是我们必须运用的基本语汇。当我在作品中挖掘出某种材料的特殊意义,感觉便产生了。这种意义只有在这个特定的建筑中以这种特定的方式才能被感知。”

光透过里面细密的空洞进入内部,留下了斑驳的影子,使人陷入对历史的思索。

柯伦巴艺术博物馆

同年,他还完成了克劳斯兄弟教堂(BruderKlaus Field Chapel)

教堂坐落在旷野中,让它的内部具有了强烈的神秘感。简洁有力的巨石成了场地最凸出的形象。

克劳斯兄弟教堂

它由当地农民建造,最初是个由112根树干支起的棚顶。之后混凝土被一层层筑夯实在顶棚之上,当混凝土浇筑完毕,木框就被点燃,留下一个布满纹理的空腔。

克劳斯兄弟教堂

“我们需要大学训练出木匠和皮匠,

但现在所有建筑师都想成为哲人或艺术家”

卒姆托的父亲是一个木匠,教导卒姆托要做到精确、不妥协,秘诀在于亲自动手。青年时期在工艺美术学校学习快结束的时候,他制作了第一件自己设计的家具:正面与背面都用一样好的木料,一样小心地制作,不会因为是背面就偷懒取巧。

卒姆托说:“我们需要大学训练出木匠和皮匠,但现在所有建筑师都想成为哲人或艺术家。”

他关注基本的建筑问题,从中寻找建筑的本质——不以现成案例作为灵感,而是从大自然中寻找答案,亲力亲为,将光、空间、氛围这些要素,落实到每个项目中。

女巫审判案受害者纪念馆

你可能很长时间得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因为他在默默地做着一些笃定的事情。

“我喜欢如此定义设计:引人联想、狂想、自由、有秩序,并且有系统的思考意象,包括建筑、空间、色彩与感官性的画面。”

2011年,他完成了女巫审判案受害者纪念馆:一个开有91个窗洞的茧型线性空间,还有一个深色玻璃盒子。对光的引用,对氛围的营造,引发人们对一段黑暗历史的反思。

女巫审判案受害者纪念馆

但他也常常感到,做为一个建筑师,能够做出的回答是有限的。

“建筑设计并不是一个从历史引向新房子的逻辑而直接的线性过程。在设计过程中,经常出现令人窒息的空白,思维无法满足需要。此时,我试着摆脱学院的知识,因为它们正在把我向后拽。这的确有所助益。”

女巫审判案受害者纪念馆

卒姆托说:

没有一个人能揭示所有的意义,

当人们跟建筑生活在一起,

就能感受到不同的东西;

我们不必追求建筑额外的意义,

而是要让建筑自圆其说。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timestamp=1516972065&src=3&ver=1&signature=UONwm2bsq*mvQ8cT8WaUQu6PEYASfJpjj4EfK4g2*BrF--b (以上内容来自于网友投稿,如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请点击 举报 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此投稿已是精品!
不再接受推荐
举报 收藏
0 条回应
写回应
表情
发表
成功 加入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以后,该精选社将不会显示在您的首页
退出  
我再想想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超过140字了,试试投稿功能吧
关闭 您发布的不能超过500字了!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已经超过500字了,您只能使用投稿功能发布
立即使用
关闭 别忘了点击发布哦!
关闭 发布成功!
关闭 成功发布到审核区!
关闭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成为小编才能给社长推荐哦!
我再想想
我要当小编
举报成功!
成功 推荐成功!
已举报!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成功!
您还没有认证为原创作者
若您先提交此文章,稍后认证,我们会将其自动添加到您的原创
先投稿稍后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