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的故事
社长:  庶儿 社长
星云大师:《金刚经讲话》八集之二
笑笑风云榜  首推于 17.06.28 浏览(299)|回应(0)

《金刚经》是佛教重要经典,全名《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金刚”指最为坚硬的金属,喻指勇猛地突破各种关卡,让自己能够顺利地修行证道;“般若”为梵语妙智慧一词的音译;“波罗”意为到达彼岸;“蜜”意为无极。“经”者径也,学佛成佛之路。全名是指按照此经修持能成就金刚不坏之本质,修得悟透佛道精髓智慧,脱离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界而完成智慧(到达苦海彼岸),也就是所有众生如果想要修行成佛,都要经过《金刚经》的真修实证,开晤而后成就。

星云大师在《金刚经讲话》中,采用传统和现代融合清晰讲法,参考了清溥畹大师注疏,相关之科释义解,辅以梁昭明太子三十二分为科目,再于每分设立简明的标题,切入每分的中心思想,并做白话泽述、原典标点、名相注解等完整释义,为星云大师重要讲经著作。本刊分八集连载,并附星云大师六集视频讲解,欢迎学习与收藏。


如理实见分第五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译文:

  「须菩提!你认为可以从身相见到佛陀吗?」

  「不可以的,佛陀!不可以从身相见到佛陀。为什么?因为佛陀所说的身相,指的是色身。色身是地水火风四大假合,是因缘生灭,虚妄不实的,并非真实永存之身。佛陀的真实法身,等如虚空,无所不在。但是法身无相,凡眼是无法亲见,只有明了五蕴假合的幻相,才能亲到佛陀不生不灭的法身。」

  佛陀告诉须菩提说:「不仅佛身如此,凡是世间所有诸相,都是生灭迁流的相,虚妄不实的。若能了达世间虚妄的本质,就能见到佛陀的法身了。」

  

讲话:

  在第四分,我们谈论到布施心应无所住,什么是「心无所住”呢?六祖慧能大师在《金刚经解义》中说:「布施应有纯净无染的心,一是不求身相端严,二是不求五欲快乐;为内破悭心,外利一切众生。”从有施心无所住,破解众生执着三有,我是布施者,对方是接受布施者,还有布施的财物,能三轮体空,才能获福如虚空不可思量!

  第四分要吾人远离布施住心,第五分进入探讨佛陀外现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巍巍的丈六金身,就是如来的实相吗?

  我分四点来阐释关于「如来实相”的问题。

  经文中佛陀以一句:可以用三十二相之应身见法身如来否?勘验须菩提能否深解菩萨因地修行时,诸多游化事业,都是离相无染,因机设施的。佛陀所证的实相法身,并非我们眼见的有为的身相。

  一、丈六金身非佛

  佛有三身,即法身、报身、应身。法身是离相是清净的,离生死涅槃相,不住有不住无,犹如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捉拿不得,三十二相由多劫修行成就,是有为的生住异灭,是随机不同而有增减,所以三十二相不是法身实相。

  佛陀所证的法身,离一切差别相,是平等无为。不论恶道众生,四果圣贤,乃至草木含识,都是法身的流露。只因众生对根尘识生起贪爱,障碍了般若慧眼,不能自见法身的大光明藏。

  诸佛明了这法身如如之理,即能以般若智教化众生,是谓「如来”。法身本无增减去来,应化的身相是佛陀为度化众生,说法时的身相,也就是佛陀从无忧树出生,伽耶城出家,四十九年说法至双林树下涅槃等身。经文中,佛陀问须菩提:可以以身相见如来否?须菩提回答:「不能”。为什么丈六金身非佛?三十二相非法身实相?佛光山的大雄宝殿的对联「兜率娑婆去来不动金刚座”,可以领悟一点法身不动的如如之理。

  佛陀于兜率内院观众生机缘成熟,降诞印度作狮子吼,四十九年弘布法音后,示现涅槃。兜率和娑婆来去之相,犹如水池中月,池水干涸,月即不现,但是月本无动摇和来去!

  佛陀这一句如竿探水,为须菩提和后世一切众生拨去执取有为身相的痴闇。在佛陀住世时,也有一位婆罗门看见佛陀的千辐轮相,对佛陀的身份生起怀疑。《杂阿含经》记载:

  有一天,佛陀行走到憍萨罗国的沙林聚落,便于树下静坐。当时,有一个婆罗门看到地下佛陀的足迹,印现着千辐轮相,感到十分惊讶。心想:我从未见到人间有此庄严的千辐轮相,这个人是人吗?于是循着足迹前往,在足迹的尽头,看见有个人于树下静坐。婆罗门看见佛陀六根清净和悦,相如金山光明巍巍地耸立着。

  婆罗门趋前恭谨的问道:「你是天界的神只吗?”

  佛陀微笑的答道:「我不是天神。”

  「你是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聚那罗、摩睺罗伽吗?”

  「我不是!”

  婆罗门更加惶恐地说:「那你是人吗?”

  佛陀答道:「我不是人!”

  婆罗门充满迷惑的说:「那你……你一定是非人?”

  「我也不是非人!”

  婆罗门心意迷乱的说:「你究竟是什么呢?”

  佛陀语音和雅的回答:「天、龙、夜叉……人、非人等,都是由烦恼所生。我已横渡一切世间痴迷的爱河,熄灭了炽燃的生死之火,我是出离三界的觉者。因此,我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类众生。

  「我宛如香净远播的白莲,虽生于污泥而不染着;我虽是父母所生,却已超越了世间的尘垢。我历劫来勤苦修行,已断除有为生灭的幻相,已拔除烦恼的剑刺,究竟到达安乐的彼岸,所以,我应该被称为佛陀。”

  三十二相,不过是有为的生灭之相,是三世诸佛权巧方便的机宜,透过三十二相的庄严清净,让我们生起渴仰的真心,觉醒自我本性原有个巍巍灿烂,神通妙用的三十二应化身。

  二、佛身无住灭相

  前文已述,法身如来不生不灭。如月之三喻,月的本体是法身,湛然不动。月之光采明耀是报身,圆满庄严。河川湖泊映月是应身,有水皆现。如诗偈言: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

  众生心垢尽,菩萨月现前。

  现前佛陀身相,凡夫见有来有去,执为有相,以为有个三十二相为恒常。二乘行者见其不来,执为无相,落入以无为修因。菩萨已知报化身非有,离凡夫见;知法身非无,离二乘见。但趋向佛乘,犹有法爱,而菩提涅槃,一切法不应住着。

  法身无来去住灭的微妙奥义,我借用唐顺宗和佛光禅师一段精采的问答来说明。

  顺宗皇帝问道:「佛从哪里来?灭向哪里去?经典说佛常住在世,佛现今又在何处?”

  佛光禅师答道:「佛从无为来,灭向无为去,法身等虚空,常住无心处。有念归无念,有住归无住,来为众生来,去为众生去。清净真如海,湛然体常住,智者善思惟,更勿生疑虑!”

  顺宗皇帝不以为然的再问:「佛向王宫生,灭向双林灭,住世四十九,又言无法说?山河与大海,天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谁言不生灭?疑情犹如斯,智者善分别!”

  佛光禅师进一步解释:「佛体本无为,迷情妄分别,法身等虚空,未曾有生灭。有缘佛出世,无缘佛入灭,处处化众生,犹如水中月。非常亦非断,非生亦非灭,生亦未曾生,灭亦未曾灭,了见无心处,自然无法说。”

  有心,见到的是有相生灭的世界,都是为治一切心,而设一切法,像禅门的「黄叶止啼”令无知小儿止啼罢了!无水,才能见自不生不灭的如来法界。我们的生活里乃至修行都离不开群我的关系,无论是亲子、夫妻、朋友、同事、主管部属等等,世间的种种因缘,好坏善恶诸法都是我们自心的呈现,也都是生灭不实的。就如同我们只看到生,欢喜雀跃;只看到死,就痛苦悲伤。因为我们只有看到各一半的世界,不明白生死如薪火相燃不息,一期的生命,不过是其中的一根木柴。生未曾生,死又未曾死,因为我们有一个不生不死的生命。

  佛教的行者是透彻生死的专家,在人命如呼吸间的不可测知,无法主宰的当下,他们把握每一个念头,明了精神世界的内在价值,对人间更是惜物惜情,发大勇猛,开发一个真善美的净土。

  三、佛陀身随缘现

  佛陀的法身没有生住异灭四相,佛陀于娑婆降生到入灭,那个示现的身相是五蕴和合,是危脆生灭的,而不是佛真正的法身。如《大乘义章》言:「身见者,亦名我见,五阴名身,身中见我,取执分别,从其迷故,名身见;以见我故,从其所立,亦名我见。”

  所谓凡夫执相分别的心,皆从五蕴和合而来。因此,佛陀一再教诫弟子:「圣弟子如是观者,观色如聚沫,受如水上泡,想如春时焰,诸行如芭蕉,诸法如幻术。”如果我们能正观五蕴是苦空、无常、无我,就能明白世出世间一切依正染净色心诸相皆幻化不实。如《华手经》言:「心空如幻,念念生灭。”就如同经文所说:「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如来丈六金身,三十二相好,不过是随尔根性差别,感应群机的游化。

  我们常常会被六根所蒙骗,这是我亲眼看到的,这是我亲耳听到的。种种见闻觉知的障碍,像盲人摸象,见不到法的全体。有一首诗偈说: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

  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像灵山塔下修。

  只要解开六根六尘加诸的妄相,肯定自己本自具有如来之三十二相,返观自然,千里外的灵山,就在心头方寸间。很多学佛的信徒,都希望能亲眼见到佛菩萨,如果可以给菩萨摩顶授记,一定可以得到很多加持和福报。佛菩萨放光显现,不过是使我们一时欢喜而已,真正要斩断我们内心里愚痴的葛藤,谁也替代不了你!求观世音菩萨施予我们的慈悲智慧,何不自己做个寻声救苦,大慈大悲,随力布施,随喜教化的日日观音。《增一阿含经》说:「三世诸佛,不在天界,不在他处,皆于人间成佛。”

  有一个商人,平时信佛,只是脾气暴躁,生气起来,常常口不择言叱骂自己的母亲。有一天他到庙里去烧香,看到观世音菩萨那么庄严美好,心里想:观世音菩萨有求必应,我如果能亲自见到,请菩萨帮忙我生意兴隆,做事顺利,一定可以赚更多的钱。于是他向住持和尚请求:「法师啊!我要怎样才能见到观世音菩萨呢?”

  住持和尚为了度化他的痴迷,改变他对母亲的态度,就想到一条妙计。

  「你回家去!如果看到衣服穿反了,鞋子套错边那个人,就是观世音菩萨,祂是有求必应!”

  商人欢天喜地赶路回家,一路上并没有见到法师所说的菩萨,心里正气愤法师骗他,回到家大力的敲门。母亲听到急促的叫门声,又急又怕的来开门,结果衣服、鞋子都穿反了。打开门,商人一见母亲的样子,不就是法师所说的观世音菩萨吗?他恍然悔悟,身边的母亲,用血乳哺育他,一生终老殷勤的照料他,不就是有求必应的菩萨吗?商人自此痛改前非,恭敬孝养母亲颐养天年。

  诸佛如来,不是遥不可及,不是玄虚渺茫难测,如来分身千万亿,如虚空月,有水皆含,吾人若能识尽本心,万德庄严的如来身相、性德,人人头上有份。因为,如来不在相好在慈悲的给予;如来不在神通在智慧的辨别;如来不在灵感在方便的妙用;如来不在庙堂高座,而是在人间处处行化。

  四、见法即见佛陀

  佛陀先破吾人视应化的身相为实相,执着有的泥坑,又恐吾人住于无的深井,所以再教诫一番: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什么名为「虚妄”,窥基大师在《金刚经赞述》说,虚妄有三等层次。

  一、有相有生灭之事法。

  二、有漏法及不了义等诸法。

  三、遍执有无漏法,皆名虚妄。

  所以《中边分别论》说:「三界虚妄,心心所也。”

  既然明了求实相也是了不可得,当下就能契入诸法如如的真相,就如经文所言:「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们若能拂去贪迷世间的妄相,和执着有个出世间的涅槃可得,那么内心无妄无求,自然宛如湖镜,鉴照万物万象。

  见法即见佛陀,佛陀也一再训勉弟子,以法为洲,自依止,莫异依止。这个法,就是识破五蕴的虚假,不着空有二岸,知法性本自空寂不动。

  有一次,佛陀思惟,大众于法心生疲累,没有渴仰勇猛的真心,我应该让大众知道法的难遭难遇。于是佛陀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携带侍者,以伸屈臂顷的时间,前往三十三天的善法讲堂为天众说法。

  大众许久见不到佛陀,焦急地问侍者阿难,阿难也不得知佛陀身在何处?波斯匿王、优填王更是因为思念佛陀,愁烦成疾。佛陀在三十三天说法,历经三个月。思惟:人间的大众已生起渴望求法的心,我应暂舍神通,不自隐身形。以便使出家弟子知道佛陀身在何处。

  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入正定,告诉阿难,佛陀现于三十三天为众说法。众人欢喜踊跃,请求神通第一的目犍连,祈请佛陀返回人间。目犍连从三十三天返回,告之大众,佛陀七天之后会从天而降,来到僧迦尸国的大池水旁边。

  第七天终于来到了。国王、大臣,一切出家在家弟子都前往迎接佛陀。莲华色比丘尼用神通化为转轮圣王的威德,具足七宝:轮宝、象宝、马宝、珠宝、女宝、居士宝、主臣宝。迎佛的行列,浩浩荡荡地前往僧迦尸国。

  当时,须菩提尊者在灵鹫山的一座山洞中缝补衣服。他听说佛陀今日将返回人间,所有的七众弟子都前往礼拜佛陀。他想:我也应该前去拜见佛陀。于是须菩提从座而起,顿然领悟,我前往礼拜的佛陀,只是佛陀的外貌,什么是佛陀呢?是眼耳鼻舌身意吗?如果我到僧迦尸国去拜见佛陀,也只是礼拜地水火风罢了!如佛陀所教诫,真正的礼佛,应该观照诸法空性,没有造作,也没有一个自我的主宰,我应该归命礼敬佛陀的法身。因此,须菩提坐下,继续缝补衣服。

  莲华色比丘尼化身的转轮圣王,众宝赫赫,威光明照,到达大池水边。所有的国王与人民都被其威神摄服,纷纷走避。莲华色比丘尼向前礼拜佛陀,喜不自胜的说:「我是第一个见到您,第一个向您顶礼的弟子。”

  佛陀说:「莲华色你不是第一个礼拜佛陀的人,最先拜见佛陀的人是须菩提。如果有人想要亲见佛陀,应当系心思惟,观照空性,才是真正顶礼佛陀。”

  须菩提就如同《般若心经》的「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以般若的深心,彻见诸法是因缘和合与众生心识变现而有的,要度尽生命的一切苦厄,要有般若慧观。

  我们的妄心如天马行空,求神通灵感,求放光加被,却任意忽略当下每一个小小因缘。一棵大树开满花朵结成累累果实,都是从一粒微小的果实开始。须菩提尊者以空无心胜过莲华色比丘尼七宝赫赫的神通。当我们识透修行在修心,不闻他人过,所有善恶要内观自照,那时候,我们就不用再千里迢迢要去迎接佛陀的到来,而能够如须菩提尊者安住眼前事,不动本座缝补衣服。因为见法性者即和如来心心相印。


正信希有分第六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

  「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译文:

  须菩须又问道:「佛陀!后世的许多众生,听闻您今日所说的微妙言说、章句,能不能因此而生实信之心?」

  佛陀回答须菩提说:「不要这样怀疑;在我灭度后的第五个五百年,若有持守戒律、广修福德的人,能从这些言说章句,体悟无住的实相般若妙义,而生出难得的真实信心。应当知道这些人,不止曾经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种植诸善根,其实他们已于多生劫来,奉事诸佛,种诸善根,现世闻说大乘无住的般若真理,乃至只是一念之间生起清净信心的人,须菩提!如来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见的,这些善根众生,是会得到无限福德的。

  「这是什么道理呢?是因为这些善根众生,不再妄执有我、人、众生、寿者四相的对待分别,不会执着有为的生灭法相,也不会执着无为的空寂法相。也没有不是诸法的执相。如此则心无所住,而修无相之行,故获功德广大。

  「这是什么缘故呢?如果众生一念心,于相上有所取着,则会落于我、人、众生、寿者四相的对待分别中。同样地,若众生执着种种法相,即于我、人等四相有所取着。若又执着无法相,则同样地也会落于我、人等四相的对待分别中。「因为取法则滞于有,以为有实有的生灭法相可离;取非法则泥于空,以为又有空寂的非法相可证得,不能与空理相契,所以法相与非法相都不该执取。

  因此,如来常说:「你们诸位比丘应当知晓,我所说的佛法,就如同那渡人到岸的舟楫,到达彼岸之后,即应弃舟登岸,不可背负不舍。所以,未悟道时,须依法修持,悟道后就不该执着于法,至于那偏执于非法的妄心,更是应当舍去。」

  

讲话:

  佛陀从第三分要我们「离相度生”,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第四分则是强调「无住行施”,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而行布施。第五分要我们明白「诸相非相”,从佛应现的三十二相是生灭虚妄相,彻见湛然空寂的法身如来。

  从第三分到第五分旨在扫荡我们对有相、有住的妄想执着,佛陀又怕我们堕入顽空,因此,第六分以真实信心、持戒修福来引导我们踏往般若门槛。第六分的思想脉络,我分四点来阐述。

  一、持戒修福入般若门

  须菩提在听闻「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的微妙法义,心中生起疑惑和担忧的心情。疑惑有人能够信解不疑吗?有人对此甚深玄义能受持奉行吗?于是须菩提向佛陀发问:佛陀!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否?

  「言说章句”指的是佛陀于《金刚经》所说的,第三分──无相度生。第四分──无住行施。第五分──如理实见如来;揭示之般若实相真义。

  关于「实信”即是真实的信心,也就是正确的信仰,能令我们行正道法谛,到达生命圆满解脱的境界。这个「信”有很多的层次,比如,迷信,信有鬼神会赐福降灾,有个神灵可以主宰我们的命运;邪信,贪恣现世欲乐,不信因果轮回,不信有凡圣有涅槃。迷信还不可怕,因为心中有个神只偶像可以规范身心,邪信就深陷断灭空见,善根薄弱,犯诸禁戒,对正法三宝功德无法信受。

  我们究竟要信仰什么?什么样的标准才具备正信的条件?

  (一)信实:信有真实历史的;如释迦牟尼佛,是实实在在于印度降生、成道、教化、涅槃,不是凭空捏造的天神或仙人。

  (二)信德:信有道德圆满的;我们信仰的对象,道德要像白莲清净,已断除贪欲、瞋恨、愚痴的污浊,可以做为我们人格道德学习的典范。

  (三)信能:信有超越能力的;信仰的对象对我们内心的烦恼痛苦已能够超越,而且可以拔除我们的苦痛,给予我们身心安稳的力量。

  信仰确实存在者,信仰道德清净者,信仰具有拔苦予乐的能力者。一般人都有自己执着的信仰,有人信仰爱情的神奇,有人信仰金钱的万能,有人信仰权势的力量,有人信仰地位的尊贵等等,这种充满危脆不安的信仰,像写在沙滩的字,随时会被无常的潮汐淹没。就拿金钱来说,聚集再多的财富,你抵挡得住,大水、大火、盗贼、贪官污吏、不肖儿女的夺取和败坏吗?因此,这种信仰不合乎究竟的真理,真理要有「普遍如此”、「本来如此”、「必然如此”的要素,比如经典上说的:恩爱无常、合会当离、身非己有、命不久长,即吻合佛陀所言的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金刚经》所宣扬的般若自性,是显发果上的性德,要圆满万德庄严的华果,必须要有因地上精勤的耕耘。所以佛陀告诉须菩提:如来灭后后五百岁,只要有持戒修福者,就能对《金刚经》生起真实的信心。

  什么是「持戒修福”呢?持戒者即诸恶莫作,修福者即众善奉行。持戒三学通摄,修福则六度全赅。因菩提华果皆由此生根、繁荣、结果。

  《增一阿含经》迦叶问阿难:「什么样的经偈能生三十七道品和一切善法。

  阿难便说此偈: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此偈涵盖四阿含经,尽具足诸佛之教。诸恶莫作,是诸法本,便生出一切善法。什么缘故呢?因为诸恶莫作,能受持禁戒不犯,身口意清白无染。众善奉行,心意不贪不瞋不痴,则能清净柔软。由此自净其意,即除邪见颠倒,去愚惑想,自然能具足诸佛之教。

  迦叶!戒清净已,意即清净,则不颠倒。以无颠倒故,愚惑想灭,诸三十七道品,便得成就。

  我们不要轻忽小戒微福,佛陀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都是不轻不舍细行功德所成的。我们从佛陀的事迹来看,为病比丘净浴其身,为朽坏的门板清理修复,为阿那律穿针引线等。就如同佛陀对阿那律说的偈语:

  世间所有力,游在天人中;

  福力最为胜,由福成佛道。

  戒,令我们防非止恶,关闭烦恼六根的盗贼,修福则是积极去资助别人,给予众生种种方便。我们目中存有对一切众生身命和尊严的尊重,心中有拔除众生苦难的悲愍之情,由于持戒不施予一切众生任何的毁伤,由于修福不吝给予众生安稳的快乐,身口意清净能调和,自然能入般若门槛。

  二、生实信种万亿善根

  《华严经》说:「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在前文我们厘清正信的条件要合乎:信实、信德、信能。信仰的真理应契合佛陀的三法印。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是「信”的功德。经文中说:「一念生净信……于无量千万亿佛所种诸善根。”为什么一念净信有如此大功德?六祖惠能大师于《金刚经注解》中,谈到实信般若波罗蜜的功德。

  信般若波罗蜜,能除一切烦恼;

  信般若波罗蜜,能成就一切出世功德;

  信般若波罗蜜,能出生一切诸佛。

  信自身佛性,本来清净,无有染污,与诸佛性平等无二;信六道众生,尽得成佛,是名净信也。

  源于实信、正信、净信般若波罗蜜之力,能获平等无量功德。净信如清水可以灌溉自性田地,令善根增长,这是就着《金刚经》的功德而言。平时的生活中,我们要如何在心田中「种诸善根”?其实只要能自净其意,随力用功,比如念一句佛、持一遍咒、诵一卷经、参一刻禅等加行,都能增益我们的善根功德。

  有一天,有个婆罗门来请教佛陀。

  「佛陀,我的名字叫做增益,我要如何真正增益善根功德呢?”

  佛陀回答:「所谓的增益,是具足持守净戒、听闻正法、喜舍不悭、正观空慧。有此戒、闻、舍、慧庄严身心,才是真正的增益善根功德。”

  六祖惠能大师指出,欲滋长一切善根,不离众生身中求:

  于一切贫苦众生,起慈愍心,不生轻厌,有所需求,随力惠施。是名种诸善根。

  于一切恶类众生,自行柔和忍辱,欢喜逢迎,不逆其意,令彼发欢喜心,息刚戾行,是名种诸善根。

  于六道众生,不加杀害,不欺不贱,不毁不辱,不骑不捶,不食其肉,常行饶益,是名种诸善根。

  由于对一切众生有平等观,能生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的信心,所以能诸恶远离,众善奉行不疑;我引用一则故事来说明信心的力量不可思议。

  舍卫国的东南边,有一条大河,河水滔滔,深不可测。岸上有五百户人家居住,他们从未听闻佛法。

  佛陀观察他们得度的机缘已经成熟了,便到河边的一棵大树下静坐着。村民们被佛陀放射的光明吸引,纷纷围坐于树下,佛陀为他们说五戒十善法,村民们虽然心生欢喜踊跃,但是并未完全信受奉行。

  此时,对岸有一个人涉水而来,五体投地向佛陀礼拜。众人惊怪说:「我们久远居住这水边,从来没有人涉水登岸,你是何方天神,有什么奇妙的法术?”

  那人答道:「我是住在河另一边的人,听说佛陀在此说法,我一心渴仰甘露的滋润。于是请问河岸的人,他们表示水只齐踝,我因为深信不疑,便涉水前往,并没有什么神奇法术。”

  这时,佛陀欢喜赞叹道:「善哉!善哉!凭着恳切的真信,能渡生死大河,这数里之水,如履平地,又有什么神奇?”

  所以,信心是肥沃性田的土壤,灌溉的雨露,催花结果的和风煦日。菩萨欲行离相度生、无住行施的事业中,持戒修福,种诸善根,是因中修行必备的资粮位。就像《维摩诘经》所说:

  虽行于空,而植众德本,是菩萨行;

  虽行无相,而广度众生,是菩萨行;

  虽行无行,而现有受身,是菩萨行。

  三、心不取法相非法相

  一念生净信的众生,已不取着「法相、非法相、亦无非法相”。何谓「不取法相”,即已空掉我执四相;「不取非法相”,意即已舍去法执的取着。「亦无非法相”,明白我法俱空,却不滞于空。一念生净信,应不取着我、法、空三执,方能与实相般若同声应和。

  经文中云:「若心取相、取法相、取非法相,即着我、人、众生、寿者。”此段的四相,不是对二乘行者开示的破除五蕴假合的我,而是更深入精细的为发大乘心者所说的法。这四相:

  (一)我相:以为有个我在度众生。

  (二)人相:以为有众生是我所度。

  (三)众生相:有能度所度种种差别妄想。

  (四)寿者相:对于所行,执着不舍。

  我执四相是堕入「我见”,法执四相则陷于「有见”,空执四相不免又执取有个「空”可得。因此,将我相、法相、非法相等四相除净,亦即扫荡「我”、「法”、「空”三相。如道川禅师的偈颂:

  法相非法相,开拳复成掌;

  浮云散碧空,万里天一样。

  因为手指的开合相,才有拳和掌的差别相,手指的本体没有改变。就像佛陀在《大般涅槃经》说:

  善男子!譬如金师,以一种金,随意造作种种璎珞,所谓钳、锁、环、钏、钗、铛、天冠、臂印;虽有如是差别不同,然不离金。善男子!如来亦尔:以一佛道,随诸众生,种种分别,而为说之。

  佛陀先要我们于此章句生实信,又怕我们执取世谛文辞,为了荡相除空,不得不嘱咐,不应取着有个我于此言说章句生实信,获无量福德;有个法能令吾等解脱;有个空相牢固不破。

  所谓的法相、非法相,也就是说,是佛法的有时候不是佛法,不是佛法的有时候却是佛法。这不是哲学的辩证法,而是法无定法,生命圆通无碍的智慧。

  我们只要有慈悲有智慧,一切法皆是佛法。比如:持八关斋戒的末利夫人,着华鬘香油涂身是犯戒不如法的,但是她是为了救御厨的性命,这何尝有违背佛的慈悲教诫呢?佛陀在因地修行,为了救五百人的生命而杀一贼人,这种杀一救百源于慈悲和智慧,又岂能用罪相去做断论?

  真正的事佛持戒,是愍念众生苦,作种种方便救济。如《分别善恶所起经》言,事佛有三等:

  一、魔弟子事佛:虽受佛戒,心乐邪业,不知罪福因果,意智迷蒙,入邪见网,是为魔弟子事佛。

  二、天人事佛:受持五戒,行十善业,信有因果,寿终之后,即生天上,是为天人事佛。

  三、佛弟子事佛:奉持正戒,修般若慧,知三界苦,心不乐着五欲,行四摄六度,慈悲方便摄化众生。知死有生,求究竟福,是为佛弟子事佛。

  我们若要会得「朝朝共佛起,夜夜抱佛眠”的无上密意,要能拂去法相、非法相的迷翳,做个真正事佛的真净佛子。我引用禅宗的公案,再深入解释什么是法相和非法相。

  有一天,苏东坡准备去拜访佛印禅师,事先写信给他,要禅师如赵州禅师迎接赵王一样,省略迎接的繁文褥节。

  苏东坡自得已解禅心妙趣,佛印禅师以最上乘之礼,不接而接和他应和。可是,佛印禅师仍然站在寺门迎接。苏东坡不禁得意的嘲弄,说道:

  「你的道行,比不上赵州禅师的洒脱放旷,怎么也不免世间的俗套,空空浪费草鞋钱来迎接我呢?”

  苏东坡以为禅师这回必定哑口无言,甘拜下风,岂料禅师挥着蒲扇,悠悠的用诗偈作答:

  赵州当日少谦光,不出山门迎赵王;

  怎似金山无量相,大千世界一禅床。

  苏东坡看的是迎接的「法相”,佛印禅师于法、非法相俱遣,以大千为一禅床,何曾有起卧之相?

  四、佛陀说法借筏度岸

  佛陀四十九年说法,无论宣扬阿含、方等、般若、涅槃等诸法义,乃至《金刚经》所言的住心降心种种法,不过是借筏度岸。未登岸者,应以「言说章句”为渡生死河流的宝筏;已登岸者,应舍筏不再揹负!

  禅宗的丹霞禅师烧毁佛像寻找舍利,也是一番老婆心切,希冀吾人揩净心眼,从礼敬的佛像中,去探索有个不坏的金刚舍利身。《金刚经》言空不空,就像宇宙能包容大地山河的森罗万象。禅宗史上,禅门巨匠,为生死大事,不惜血肉之躯,苦行劳役,担柴挑水诸多行业,才有「一击忘所知”的顿悟契机。般若妙谛,绝非断灭顽空者能纳受的。

  般若是什么?有四种阶次。

  (一)人乘的般若:具正知正见,信因果罪福,闻正法能不轻毁。

  (二)二乘的般若:了知四圣谛、十二因缘,能证声闻、缘觉等果位。

  (三)菩萨的般若:知缘起性空之理,不厌不离行度众事业。

  (四)诸佛的般若:如空中映象,水中显月,随缘应现,湛然不动。

  我们从人乘的般若要进阶到诸佛的般若,只要对《金刚经》的言说章句生实信,能帮助我们打破心眼的局限,走出法相、非法相诸等自缚。

  金刚如宝石明照四方,赶走我们心性的黑闇;

  金刚如慧剑快利准确,斩断我们妄想的乱麻。

  从佛陀演说世上第一希有珍宝,即是信心之宝。从生起的实信中截断我、法、空妄相众流,觅求一个不生不灭的金刚宝藏,借般若炬光,开采心灵的矿场。

  何谓金刚般若智慧,旨在不取法相非法相,从中知如来设诸方便,皆是借筏度岸的一片真心!我借用一则公案来说明。

  一个严寒的冬天,大雪已落了三天。有一个乞丐去敲荣西禅师的门,颤抖的说:「禅师,我和妻儿已多日粒米未进,连日的大雪又使旧疾复发,禅师你帮个忙,不然我们全家都要饿死了!”

  禅师闻言,油然生起悲愍,但是寺里也没有多余的食物,身边也没有什么钱财,如何能帮助呢?忽然想起,有一些准备替佛像涂装用的金箔,于是毫不犹豫拿出给乞者去应急。

  座下的弟子不满禅师的决定,抗议道:「老师,那些金箔是替佛像装金的,你怎么轻易就送人?”

  禅师平静的回答:「我是为了尊敬佛陀才这样做的?”

  弟子们听不懂禅师的话,愤愤的反驳道:「老师,你把佛陀圣像的金箔送给人,这叫尊敬佛陀吗?”

  禅师大声喝斥:「佛陀累劫修道,为众生舍血肉骨髓,在所不惜!佛陀怎么对待一切众生?你们只看到金塑的佛像,怎么看不到佛陀的心?”

  荣西禅师把涂装佛像的金箔拿去救济乞丐,是发自愍伤众生悲苦,与佛心契合相印。傅大士有首偈颂,可以做为吾人勘破妄相,明白密意只在汝边,别无他处的敲门砖。

  三佛威仪总不真,眼中瞳子面前人;

  若能信得家中宝,啼鸟山华一样春。

  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而人人有个自性天真佛,恁么劫坏空灭,亘古不烧不毁。


无得无说分第七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译文:

  「须菩提!你认为如来已证得了无上正等正觉吗?如来有所说法吗?」

  须菩提回答说:「就我所了解佛陀说法的义理,是没有一定的法可以叫做无上正等正觉,也没有固定的法,为如来所说。什么缘故呢?因为如来所说的法,都是为了众生修行及开悟众生而假设的方便之法,不可以执取,般若的实相,是无法以语言诠释的,执着实有的菩提可得,也不可执着没有菩提正觉,落于有和空,都是错误的。

  「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没有一定的法名为菩提,一切贤圣,也都是依寂灭的无为法而修,因证悟的深浅不同,才产生有三贤十圣等阶位的差别。

  

讲话:

  纵贯第六分经文的脉络,佛陀开启我们对般若生起真实清净的信心,及破除我们对我、法、空三相的取着,并且指陈诸佛种种示教利喜,都是方便渡岸的船筏。第七分再延伸探讨我们学佛修行者都关切的问题,比如:是否有个菩提正觉可以获得?佛陀有否演说一种无上法,能令一切众生开悟呢?在我们空掉我、人、众生、寿者四相之后,佛陀进一步粉碎我们对佛相、法相的妄执。

  在生起对法的真实信心之后,佛陀在第七分以「无得无说”破除我们对佛相、法相的执着。第七分我用四点来说明。

  不取着一佛一法之相,湖光水色,山花溪声,无不深藏开悟的无上法。如《楞严经》说:「十方虚空界,都在如来心中,犹如片云点太清。”

  这有生灭的佛相,有限的言说,不过是佛陀手掌所握的片叶,而未说之法如林中叶数!

  无得,破除凡夫以为有个正觉可得的「事障”,及破除二乘行人的「理障”,以为正觉虽不可获取,但可以「心得”。无说,则令一切众生,不要被语言文字障道。如《法华经》说:

  诸根利钝,精进懈怠;

  随其所堪,而为说法。

  一、佛陀无证悟无言说

  佛陀三大阿僧只劫修炼,百劫由忍辱力得相好圆满,累劫难行能行而于人间成等正觉。天上人间广开一十六会的般若法筵,怎么说佛陀没有证悟,也没有说法呢?

  我们回想第六分的经文:「如来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透露佛陀说法如筏喻,未渡则取,既渡则舍,取舍不定,因此,没有一定的法名为菩提。佛陀出世度生,自然说法,似黄叶止小儿啼,视众生性大小利钝不同,应病予药。佛陀所证之果,名为无上正等正觉,是因人而示,就事应机。

  无上者,对治三贤十圣执着有个「无上法”可得的法爱;正等者,对治声闻缘觉停滞于偏枯灰灭;正觉者,对治凡夫外道之痴邪迷梦,假名正觉。

  佛陀之「无上正等正觉”,不过是遇凡说凡,逢圣说圣,证悟和言说,不过是权立方便之教,菩提本然寂灭,虽说不增,未说不减,哪里有个觉悟可得?法性又岂能以言语文字可以诠释?

  有一个学僧,向夹山善会禅师请示。

  「从古至今,历代祖师大德都立下言教以便诲示后人,禅师为什么却说是‘无言之教’呢?”

  禅师回答:「三年不吃饭,目前无饥人。”

  学僧反诘:「既然饱足无缺,为何我没有开悟?”

  禅师答道:「只因为有迷有悟,让你失去了本性,且听我一偈:

  明明无悟法,悟法却迷人;

  长舒两脚睡,无伪亦无真。

  学僧仍是不解再问道:「十二分教及祖师西来意,都是悟法悟人,禅师怎么颠倒是非,说没有悟法,也没有迷人?”

  禅师答道:「那些西来意不过是老僧的坐垫罢了!你苦苦探问西来意,为什么不问你自己的来意?”

  学僧已仿佛见到一丝曙光,只是心眼还未开张。

  「难道圣教言论,皆一无可取吗?”

  「可取的都不是圣教!”

  「若无言教,学僧如何开悟?”

  禅师大喝一声道:「自己的西来意,何劳他人言教?”

  学僧终于心有所悟。

  菩提与证悟是离心缘相,离语言文字相,要能「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法性的实相就会向我们显露!心取着圣教言说的「法相”,心地昧惑于迷悟差别,心不平等,向外贪求,空堕五百年野狐身,不得解脱。

  二、菩提正觉无有定法

  佛陀犹如大医王,所说的法,如疗病的药方,盖众生病情不同而有差别。比如:说布施法治贪欲病,说持戒法治不净病,说忍辱法治瞋恚病,说精进法治放逸病,说禅定法治散乱病,说般若法治愚痴病。《大方等顶王经》:

  佛犹良医,经法如药;由疾病故,而有医药;无病,则无药。一切本空,无形无名,亦无假号。心等如空,无比无侣,忽然无际,尔乃应道。

  有一天,佛陀来到孙陀利河边。当时,有一位水净婆罗门住在附近,他以为佛陀要到河中洗浴,急忙的跑向佛陀。

  婆罗门问:「你是要到孙陀利河中洗浴吗?”

  佛陀反问:「到河中洗浴,可有什么利益?”

  婆罗门欢喜地答道:「久远以前,有仙人在孙陀利河度化众生,如果你以此圣水洗浴,即能消除一切罪业,获得清净和吉祥。”

  佛陀微笑说道:「世间的河水,只能洗净我们身体上的污浊。即使跳进圣河洗浴,历经百千年,也无法袪除内心烦恼的尘垢。如果要消除内心的罪业,只有靠清净的法水才可以做到。”

  「那什么是清净的法水?”

  「保持清净的心,受持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的净戒,以此深信因果罪福之力,对他人不贪、不瞋、不痴,如此清净的法水,才可以为我们洗净内心的尘垢。”

  向河水求得清净安稳了不可得!就像开发觉性,证知人人有个不增不减的菩提自性,求圣教言说,求佛法诸相,徒增心魔妄念。佛陀说证悟的果,说有证悟的法,为满足众生种种的欲求,在法性平等中,因中修,果上证,不过是「借路返乡”的假名罢了!

  佛陀的此时说有,彼时谈无,只为破除众生心地的迷闇。如溥畹大师:

  妙有不有,故将真空而遣有;

  真空不空,特假妙有以除空。

  就如同禅门慈悲的示教,你没有拄杖子,我给你拄杖子,你有了拄杖子,我就夺取你的拄杖子!

  有一天,一位在家居士,向智藏禅师请教。

  「禅师,有没有天堂地狱?有没有佛和菩萨?有没有因果报应?”

  居士连着发问几个问题,禅师都一一回答:「有呀!有呀!”

  这位居士听后,搔搔头,不以为然的说:「禅师,你答错了!我请教径山禅师和你相同的问题,他都说:‘没有呀!没有呀!’你怎么说‘有’呢?”

  智藏禅师知道这位居士的根性,于是反问他:「你有老婆吗?你有金银财宝吗?你有房舍田产吗?”

  居士答:「这些我当然都有。”

  禅师附上这位居士的耳边说:「你拥有妻儿家小、财宝田产,径山禅师有吗?”

  「当然没有。”

  智藏禅师于是正色地说:「所以,径山禅师跟你说无,我跟你说有。”

  这段公案,径山说:「无”,是指觉者湛然空寂的无限法界;智藏说「有”是指吾人泥陷于耳闻眼见的虚假世界。就如本分的经文:「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

  泯除了有无二边,法非法法相,真实自性朗朗现前。

  三、真理实相色空一如

  经文说:「如来所说法,皆不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法性离一切相状取着,真理实相非言语声色可以涵容。离觉悟烦恼二边,更非色有空无能所分隔的,真理实相,菩提法性是净秽一如,色空一如。《大方广宝箧经》说:

  须菩提问:「文殊师利!佛法和烦恼,有什么差别?”

  文殊师利答:「须菩提!如须弥山王光所照处,悉同一色,所谓金色,以般若慧观,等无差别。”

  我们于根尘识和合的世界,一心希求快乐幸福,但是快乐的指标不仅是物欲的满足和感官的快乐,我们努力耕耘世间金钱、爱情、势力、地位的田地,却任由我们内在的心田荒芜干涸。

  有一天,佛陀来到拘萨罗国的那罗村落。一位名叫婆遮的婆罗门正用犁具在田里作务,他遥见佛陀安详走来,暂时放下工作,迎向佛陀说:

  「佛陀!我努力耕耘种植,来换取生活所需,不必向人乞食,佛陀也应该耕种下田,自给自活。”

  佛陀含笑回答:「我时时刻刻都不忘辛勤的耕种。”

  婆罗门讽刺的问佛陀:「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使用犁、轭、軮、铲等农具呢?”

  佛陀柔和的回答:「婆遮!我用信心做种子,以善法净行为良田。使用智慧的犁轭,配上惭愧的车辕。持戒是我的马鞅,用苦行做灌溉的河水。我的正念是勤于耕耘的农夫,昼夜守护每一寸土地。调和身、口、意三业,肥沃正观法喜的稻穗。我努力铲除烦恼的秽草,收获丰盛的粮食。

  我精进不废的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令正法良田长成硕大饱满的稻穗。如此耕耘的人,能收获清净三业的道果!如此精进守护良田的人,能够熄灭三界之火,到达清凉安稳的境界。

  婆遮!世间的人只看到五欲的田地,却不知五欲是苦、空、无常。辛勤一生满足欲望,却忘失了耕耘心田的重要。善于耕田的人,是耘除三毒秽草,得到涅槃的收获呀!”

  世俗人避苦求乐,却不知祸福无门,唯人自招。求神问卜,举心动乱不已,离真心更远,意念纷纷总是魔!什么是人间无上的吉祥和幸福,佛陀在《大吉祥经》提出十修法门。

  一、不要亲近愚痴的朋友。

  二、选择良好的居住环境。

  三、养成规律有序的作息。

  四、避免饮酒逸乐的应酬。

  五、对上恭谨对下要慈爱。

  六、处事忍耐柔和并谦虚。

  七、不为毁誉褒损而动心。

  八、亲近寺庙及听闻佛法。

  九、思惟五欲之乐不久长。

  十、时时正念及修习十善。

  如果人人奉行十修法,不论身在何处,内心都会感觉丰盈喜乐,生活于无愁、无恼、无病、无害的安稳中,这才是人间无上的幸福和吉祥!

  吾人欲觅无上法门,就像六祖惠能大师所说:「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一切反求诸己,成佛作祖谁也无法代替你自己。《金刚经》先破后立,先铲平我们习气妄相的高墙,向我们裸露光华四射的摩尼心珠。

  我们遭逢的境相,无论是事业的盛衰起落,人情的荣枯冷暖,乃至生死的离合来去等等,如何不被「黑风”吹堕至罗刹鬼国,先得觑破世间虚妄的假相,才能建立冷暖一如、色空一如、生灭一如、荣枯一如的「金刚悉坛”。

  药山禅师在庭园中打坐,身边坐了两位弟子,一位叫云岩,一位叫道吾。禅师忽然睁开眼,指着一枯一荣的两棵树,先对道吾问道:

  「那两棵树,你说是枯的好,还是荣的好?”

  道吾回答:「荣的好。”

  药山禅师再问云岩:「你说,枯的好,荣的好?”

  云岩答道:「枯的好。”

  这时,恰好一位侍者经过,药山禅师又以同样的问题问:「侍者,你说是枯的好,还是荣的好?”

  侍者答道:「枯者任他枯,荣者任他荣!”

  勘破红尘俗事的荣枯色空的对待,不思善,不思恶,恁么时,忘却思惟比拟的较量,大道全体现前!文偃禅师有首诗:

  金屑眼中翳,衣珠法上尘;

  己灵犹不重,佛视为何人?

  参禅悟道须是个明眼人,不被金屑、衣珠所遮蔽,不被佛魔所诳惑,离色有空无二边。就像弦月、半月、满月的圆缺阴晴诸相,月的本体如如不动,未有明暗增减一分。法、非法、非非法犹如月的阴晴之相,只是月亮少分的显露,不应取着这生灭诸相,打失了有个如如的菩提明月。

  四、无为法摄三贤十圣

  经文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什么是「一切贤圣”?指的是大乘三贤十圣菩萨。三贤者谓十住、十行、十回向菩萨;十圣者指十地阶位的菩萨。三贤还未臻至十圣位,十圣者未到达究竟佛位,亦即大乘菩萨者不能执着这阶次地位之相,一着相就不能称做菩萨。(如第三分经文:「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接下来我们要了解何谓「无为法”?溥畹大师说:

  以无所作者,故名无为;

  但有一法,即属有为;

  非无作为,正显一切俱空之理。

  溥畹大师所说的也就是经文的:「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无得无说,破除事理二障及语言文字的葛藤,佛陀无论是显说密谈,无非要吾人离思惟作用,不要陷入空有的泥沼,引众生会归中道,彰显本性。

  一切贤圣都依无为而修,事相上有三贤十圣前后阶次的差别相,但在每个人究竟圆满的法性上平等无有差别的。如《维摩诘经.佛国品》:「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

  佛陀的一音即是究竟的「无为法”,因众生贤愚利钝差别,而产生不同悟解的深浅。在《优婆塞戒经》卷一,以三兽渡河,来解说一乘的无为法。

  善男子!如恒河水,三兽俱渡,兔、马、香象。兔不至底,浮水而过;马或至底,或不至底;象则尽底。声闻渡时,犹如彼兔。缘觉渡时,犹如彼马;如来渡时,犹如香象。是故声闻、缘觉,虽断烦恼,不断习气;如来能拔一切烦恼和习气根原,故名为佛。

  三兽渡河,迹分深浅,而水无深浅。三鸟飞空(雀、鸽、雁)因为形体力量不同,飞行有远近差异,但是虚空并无远近的分际。菩萨贤圣的阶位尽然不同,却依此无为法而修而证,理性上没有差别,只因众生妄想习气不同,而有阶次的差别。佛陀方便设立「三贤十圣”,我们不可取着什么果位,应了彻佛陀无有定法可说。因为「无为法”不落语言文字,不可取、不可说,如此,方能真正「解佛所说义”。

  有一天,白居易向惟宽禅师请益。

  「禅师,身口意如何各自修行?”

  「无上菩提者,被于身为律,说于口为法,行于心为禅,应用者三,其致一也。如江淮河汉,在处立名,名虽不一,水性无二。律即是法,法不离禅,身口意合一而修,身口意皆名心也。你为什么要妄自分别?”

  「既然都没有分别,那又要怎么修行?”

  禅师答道:「心本无损伤,为什么要修行?要明白垢和净都不可取着动念。”

  白居易疑惑说:「禅师,尘垢必须拂拭,不可起念,又增无明,难道也不能有清净修行的念头吗?”

  禅师回答:「如人眼睛,物不可住,金屑虽然珍贵,落眼亦成病;乌云遮住万里晴空,白云也会遮蔽晴空呀!”

  白居易更加不解:「那么无修无念和凡夫又有什么不同呢?”

  「凡夫长无明,二乘长执着,离此无明和执着二病,是名真修。真修者,不得勤,不得忘,勤者近执着,忘即落无明,此为禅的心要,无修而修的无上密教。”

  禅心即无为法,事相有身口意之修为;有三贤十圣地位的证得,如同百川归于大海,咸同一味。我们心不昧着经义文字,体会佛陀「有得有说”慈悲假名的安立,从中成就清净的信心,打开一扇不见不闻,无得无说,处处啼鸟花香的缤纷世界。


依法出生分第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译文:

  「须菩提!譬若有人用盛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去布施结缘,你认为这人所获得的福德果报,多不多呢?」

  须菩提回答道:「很多,佛陀!为什么?因为七宝布施,所获得的是世间有相的福德,所以佛陀说福德多;如果从性上说,没有所谓福德的名称,哪里有多和少可说呢?佛陀不过是随顺世俗,说七宝的布施,所获的福德是很多。」

  「如果又有一人,能够信受奉持此部经,即使短至受持其中四句偈等,又能够为他人解说,那么,他所得的福德果报更要胜过布施七宝的人。什么缘故呢?须菩提!因为十方一切诸佛,都从此经出生,此般若法为诸佛之母;又一切无上正等正觉法,亦从此经出生,此经又为诸法之母。因此,如果没有此经,也就没有十方一切诸佛,以及成佛的无上正等正觉法。

  「须菩提!所谓的佛法,不过依俗谛而立的假名,并非就是真实的佛法,因为众生有凡圣迷悟的分别执着,佛陀为了开悟众生,不得不方便言说。若以法性毕竟空而言,求诸佛的名字称尚不可得,还有什么叫做成佛的无上正等正觉之法呢?」

  

讲话:

  第七分以无得无说强调法性为毕竟空,三贤十圣阶位是佛陀示教利喜,借筏渡河罢了!吾人知毕竟空,才能与平等的法性声气相通。由于第七分宣说毕竟空的妙旨,佛陀又恐行人对受持、读诵此经的功德讥为虚无断灭,佛陀为显示受持、读诵此经有不可思量的功德,因此用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布施做校量。在第八分以般若是三世诸佛母,一切善法功德皆依此而出生为主轴来阐述。我分四点来说明。

  我们以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布施,这种福德固然是功不唐捐,但是物质资财的布施却是有漏有限的。在《增一阿含经.邪聚品》提出有五不净施是没有利益功德。

  (一)以刀器施人。

  (二)以毒品施人。

  (三)以牲畜施人。

  (四)以婬女施人。

  (五)造作鬼神祠。

  此五种不净施,令众生相互杀戮仇恨,并生起染着颠倒之想。《毘耶娑问经》卷上,选择五种对象布施,可以得到利益和福德。

  (一)急难救助施。

  (二)远来资给施。

  (三)老病孤独施。

  (四)有德长老施。

  (五)离乡护他施。

  对于远客和离乡者施予资助,对于苦难和老病者给予怜恤,对于有道德有慈悲的长老,用恭敬的心布施四事供养(饮食、衣物、卧具、医药)。了解布施物品和对象的清净与否,便会产生福德利益的差别。下文将探讨福德和福德性有什么不同?

  一、七宝布施非福德性

  布满广大如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布施,财物的施予,只能暂时令众生的生命得到帮助,但是色身的饱足很容易做到,让众生懂得开发智慧,明白业报因缘,这就不是金钱物质能办到的。就好像从事慈善事业,每一个社会福利团体都可以去做,但是使每个人清净自心,止恶行善,就必须藉由宗教的力量。《法华经》说:「佛陀为一大事因缘降生人间。什么是一大事因缘?即为令众生入佛知见。”世间上财富的多寡,并不等于内心的满足和快乐。就像:

  有钱可以买到美食,买不到食欲;

  有钱可以买到医药,买不到健康;

  有钱可以买到床铺,买不到睡眠;

  有钱可以买到赞誉,买不到知己;

  有钱可以买到书本,买不到气质;

  有钱可以买到妻妾,买不到爱情;

  有钱可以买到群众,买不到真心;

  有钱可以买到旅行,买不到宁静;

  有钱可以买到房舍,买不到安住;

  有钱可以买到珍宝,买不到智慧。

  很多很多的问题,不单是物质层面能够解决,就如六祖惠能大师所说:

  宝满三千及大千,福缘应不离人天;若知福德之无性,买得风光不用钱。

  人天的福德终有尽时,生天虽然有四事福乐,最后也难逃五衰相现堕落的业报。

  四事福乐:

  (一)身高端严──最低的四天王天,身高也有几十丈。

  (二)寿命长久──四天王寿长五百岁,合人间的九百万岁。

  (三)欲乐幸福──思衣得衣,思食得食,五欲满足。

  (四)禅定微妙──享有四禅八定的禅悦。

  五衰相现:

  (一)衣服污垢。

  (二)顶上华萎。

  (三)身体发臭。

  (四)腋下流汗。

  (五)不乐本座。

  我们忙碌着积集世间的财宝,也要挖掘成贤成圣的内心宝藏。比如佛教的「七圣财”,其中的信仰财,能得身心欢悦;精进财,得邪魔不侵;持戒财,得善神拥护;闻法财,得诸佛护念;喜舍财,得远离怖畏;惭愧财,得善法增长;智慧财,得不死甘露。

  财施有限有漏,无法使众生由迷知返,开悟佛性。而观念的启发,思想的教育,这种法的布施,威势无穷。如《金光明经.业障灭品》说:

  善男子!假使有人,以三千大千世界,满中七宝,供养如来。若复有人,劝请如来,转大法轮,所得功德,其福胜彼。何以故?彼是财施,此是法施。由其法施,有五胜利。一者,法施兼利自他,财施不尔。二者,法施能令众生出于三界,财施之福,不出三界。三者,法施能圆净法身,财施但唯增长于色。四者,法施无穷,财施有尽。五者,法施能断无明,财施唯伏贪爱。

  有一天,佛陀在只洹精舍的门外,遇见哭哭啼啼的周利槃陀伽。佛陀慈悲的问他:「你为什么站在这里伤心难过呢?”

  「佛陀!我的哥哥嫌弃我笨拙,无法受持法义,他驱逐我,要我还俗回家,因此我很难过。”

  佛陀安慰他,把他带回精舍。教他手拿扫帚,念诵及思惟它的名字。

  周利槃陀伽感谢佛陀没有摈除他,并且还慈祥的教导他,于是每天专心诵念,虽然愚笨,经过一个月的时间终于记住「扫帚”两个字。

  周利槃陀伽专心一志念诵,有一天,他思惟:这扫帚又叫做「除垢”,垢是地上的灰尘沙土,除即是把它清扫干净。又过了几天,他又再思惟:我的身心也有尘垢,那么烦恼就是尘土之垢,智慧就是袪除的扫帚。周利槃陀伽由此思惟五蕴妙义,便得解脱,证阿罗汉果。

  仅仅持诵「扫帚”的法义,由此能证得第一罗汉果位,如此殊妙的功德,又岂是有限有相的七宝施予能比拟。福德像布施一碗饭,令人疗饥而已,福德性却是一粒种子,使人种一得百千收获。

  二、受持般若胜七宝施

  前文我们说明福德与福德性的不同处,但是福德性不是什么都没有,福德性蕴含的是一种「能力”,就像每一个众生都具备有成佛的「能力”。福德性中含有无限的福德;像经文所说:「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

  四句偈,指的是三十二分经文的哪四句偈呢?诸家所说,议论纷纷,有人认为是前分的「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有的认定是「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也有人指为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电,应作如是观”。众说纷纭,无一定论。其实我们切勿被文字瞒骗,读经者要善于「转经”,而不被经所转!佛陀说的四句偈,原无定法,只是显明受持此经的福德无量无边,即使仅受持经中最短少的四句偈,所获的福德胜过布施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坚意经》说:

  其有好心善意之人,闻佛明法,一心而听,能一日可;不能一日,半日可;不能半日,一时可;不能一时,半时可;不能半时,须臾可;其福不可量,不可訾也。

  此好心善意之人,即是能解佛所说义,受持般若的福德性,即使须臾一念,也能获福无量。《大般若经》说,受持般若有十种利益:

  一、一切喜舍,无有施想。

  二、持戒不缺,不生戒相。

  三、行于忍力,无度众念。

  四、行于精进,离于身心。

  五、修禅定乐,不乐定境。

  六、一切魔军,不得挠乱。

  七、外道邪论,正心不动。

  八、渡生死河,达涅槃岸。

  九、于众生身,起增上悲。

  十、尽形寿命,入大乘道。

  一法一偈的福德能令人弃迷得悟,由痴转慧,此福德性含藏的福德是无与伦比。因此,对经中义理能深信忆念,即是「受”,依此理,放旷无住于日用之中,即是「持”。我们对善法正道要能受持奉行,不受不持,读诵千经万论,就像牧人在计算他牛羊的数目罢了!闻法不精勤受持,蹉跎大好光阴,白白错失超凡入圣的时机。

  有一天上午,佛陀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阿难也跟随着。当时,有一对年老的夫妇,佝偻的背,蹲在街道烧垃圾的地方取暖,像是只掉光羽毛的老鹄鸟,流露贪婪又悲苦的神情。

  佛陀告诉阿难:「这对年老的夫妻,如果在人生四个阶段:年少、青年、壮年、中年,能够勤奋工作,节俭储蓄,就可以成为舍卫国第一或第二或第三或第四的富有长者。如果能够学道修行,精进不懈,也可以证得阿罗汉果或阿那含果或斯陀含果或须陀洹果,入贤圣位,得解脱乐。但是他们奢逸堕落,闻法不着意受持,年老时,财富散去,更错失证得解脱果位的因缘。”

  佛陀语重心长地教示:「年少时,不勤奋求取富足,也不修持梵行,老年后就像老鹄鸟栖止于干涸的池畔,只能悲苦的度尽残生。”

  三、般若是三世诸佛母

  经文说:「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如果我们能受持四句偈等,便知了一切诸法的法身、报身、化身,及菩提果之法,都从此般若经而流出。为什么般若是三世诸佛之母呢?《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经》说:

  如来从智慧度无极生。设人观察推其本末,过去、当来、现在诸佛,谁为母者?则当了知:智慧度无极是其母也。

  为什么三世诸佛皆由般若出生?因为诸佛由般若智,证真如菩提理。又经所证之理,起般若方便智,为众生说法。因此,般若能生三世诸佛。我们要觉知般若智,证了菩提果,有三种法门可入,《优婆塞戒经》卷一:

  菩提有三种,一种从闻而得,二者从思维得,三者从修而得。声闻之人,从闻得故,不名为佛。辟支佛人,从思维已,少分觉故,名辟支佛。如来无师,不依闻、思,从修而得,觉悟一切,是故名佛。

  闻、思、修入三摩地,菩提虽不从闻思而得,却可从闻思而入,次第入佛地位。

  般若非声色言诠,就如前分所说:「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般若是三世诸佛母,不可取着又不可言说,那么我们要如何依止无住、无着的法门?佛陀在《中阿含经》说了一则〈一夜贤者经〉,可做为我们的指引。

  不要追悔过去的事,

  不要担忧未来的事,

  过去的已被现在遗弃,

  而未来还有很多因缘可以创造。

  审慎观察吧!

  我们当下的色、受、想、行、识,

  不要压制它,更不要改变它,

  只要清楚它的集灭和败坏。

  今日应依众善修行,

  谁也无法把握,

  死神的大军就站在门口!

  不要让过去、现在、未来的妄心迷惑,

  审慎观察啊!

  如此,一夜就可以成为贤者,

  就像无云的晴空,

  没有愁恼,没有动摇。

  一夜可成贤者,一念之间也能出魔界而入佛界。四句偈能生三世诸佛,能获菩提道果。四句偈的无量妙用,我用一段故事来阐明。

  有一个商人,经年累月在外地忙碌,到了岁末,赶着回家团圆。在赶路的途中,心里想着:难得回家一趟,一定得选样特别的礼物送给太太,让她开心。走到街口,看见一个老和尚,身旁竖着一面牌子,写着:我有四句偈,能免难消灾。商人十分好奇地趋前探问。

  「老和尚,什么偈子这般神奇,可以让人免难消灾?”

  「你要买吗?”

  商人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疑惑,就决定买下老和尚的四句偈。

  「你仔细听了:向前三步想一想,退后三步想一想;前后再三要思量,如意吉祥保安康。”

  商人听后,觉得老和尚念诵的偈子也没什么特别,但是已开口要买这首偈子,只得向老和尚问:「这偈子要多少钱?”

  「十两黄金!”

  商人一听价钱,悔不当初,气恼着这老和尚诳骗他,无奈地付了钱,再继续赶路。回到家,已经是除夕的深夜,他推开太太的房门,床头摆着两双鞋子,仔细看清楚,竟然是一双女的,一双男的。不禁怒火中烧,跑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准备把这对奸夫婬妇杀死。

  正当要动手时,一个念头闪过,那首老和尚的四句偈。于是他照着偈子,向前走三步想一想,向后走三步想一想,走动的声音,吵醒了睡梦中的太太。商人的太太看着丈夫手里拿着菜刀,吓得大叫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商人指着那双男人的鞋子问:「这又是什么?”

  太太一听,明白先生的意思,生气地大骂说:「逢年过节,我为了讨个吉利,把你的鞋子摆到床头陪伴我,象征人不在物在,夫妻团圆,你却误会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拿把刀子要来杀我……”

  商人一听,猛然惊醒,自言自语:「值得!值得!这偈子不只值十两黄金,值一百两,值一万两。”

  一首偈子,阻止了一场家庭悲剧的发生,我们能不信四句偈的功德能出生三世一切诸佛吗?

  佛法的真如性海,一与多,大与小是无有差别。就像一颗种子,那么微小,但是它集合宇宙的煦日和风,涵盖四季的雨露霜雪,集合如此巨大的力量,使它开花结果,传播无量的未来花树。一颗种子开万千花树,是一也是多,是微小也是巨大的。

  四、扬眉瞬目处处般若

  第八分,从七宝布施的福德与般若四句偈福德性的校量福德,我们深刻体会般若的功德,是过去、当来、未来诸佛修行的慧炬,能照见自家宝物。佛陀在《金刚经》破了一法又立一法,立了一法再破一法,无论破或立,都是要吾人不住一法,要明究本心,会归中道。

  经文中说:「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佛法者,指的是什么?

  一、能证的果智与所证的修法,都是了无所得,也无有定法可说,所以说,即非佛法。

  二、佛陀以般若无所得智而所证之法,非法界众生能晓知,所以说,即非佛法。

  三、因为法性离言说文字,本不可说,佛为度化众生,方便说之,所以说,即非佛法。

  佛陀所证之果位,能证之妙法,已证之境界,不可取着语言文字,说「即非佛法”,为破众生执着诸佛有所得有所说法的「法相”。就像周利槃陀伽由念诵「扫帚”而除心垢,终获罗汉果位。「扫帚”两字非法义圣谛,为什么也能令人开悟见智?就如经文所说:「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是佛法,有时候不是佛法;不是佛法,有时候却是佛法。念诵「扫帚”不是佛法,但是深心思维,不取着法非法相,反而契入大道。白居易的〈僧院花〉写着:

  欲悟色空为佛事,故栽芳树在僧家;

  细看便是华严偈,方便风开智慧花。

  禅门中,有因茶盖扑落地,而觑见亲娘鼻孔;有因一片瓦石而击碎虚空,据坐大雄峰。从第一分到第八分,若能会得一法一偈,三世诸佛元在心中坐,骷髅眼中已是一片柳绿花红。

  有一天,清税对曹山本寂说:「我穷困死了,请你慈悲救济我吧!”

  曹山召唤他:「税闍黎!”

  清税应诺一声。

  曹山拍手大笑:「喂!最香醇的清原白酒都被你喝了三杯,你怎么说是滴酒未沾唇?”

  我们就像《法华经》的穷子,借贷乞讨过日,混蒙瞎忙一场,不知自己衣里有明珠一颗。佛陀谈显密之理,说色空之法,此说彼说,都是引导行者返观自得!吾人若能不着声色诸相,不取言说文字,降伏了贪求身外的妄心,自然能饱饮到汨汨不绝的自性芬芳。

视频:星云大师《金刚经大义》02

星云大师语:读《金刚经》,一定会让你的生意更成功;读《金刚经》,一定会让你的工作更顺利;读《金刚经》,一定会让你的身体更健康;读《金刚经》,一定会让你获得不可思议;

人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尤其重要的是读《金刚经》,会让你在遇到失败的时候不消沉,因为你看到的失败不过是一个假象,不过是一个游戏,你不会被一个游戏击倒;
读《金刚经》,会让你在遇到成功的时候不迷乱,因为成功也不过是一个假象,一个游戏,你不会被一个游戏迷惑。 这种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能够从根本上改变你的生命。

读诵《金刚经》,不是做学问,而是实实在在地修行,把自己的心修成迅猛的闪电,坚固的钻石,无论什么形色或观念导致的烦恼或诱惑,都能洞察清澈,都能穿透现象进入本质;无论什么形色或观念,都不能影响到自己的心,安住于自己本来的样子里,领略到生命最初的喜乐,用心把世间的路走好。

待续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timestamp=1498609039&src=3&ver=1&signature=iJsNVYuox9sc59lngI3ppyD-H48c8vb-I4JZ0ONiicju9LZ (以上内容来自于网友投稿,如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请点击 举报 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此投稿已是精品!
不再接受推荐
举报 收藏
0 条回应
写回应
表情
发表
成功 加入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以后,该精选社将不会显示在您的首页
退出  
我再想想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超过140字了,试试投稿功能吧
关闭 您发布的不能超过500字了!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已经超过500字了,您只能使用投稿功能发布
立即使用
关闭 别忘了点击发布哦!
关闭 发布成功!
关闭 成功发布到审核区!
关闭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成为小编才能给社长推荐哦!
我再想想
我要当小编
举报成功!
成功 推荐成功!
已举报!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成功!
您还没有认证为原创作者
若您先提交此文章,稍后认证,我们会将其自动添加到您的原创
先投稿稍后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