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电影
社长:  破事儿 社长
豆瓣8.8,还没看完就已经哭成了泪人…
泰迪  首推于 10天前 浏览(274)|回应(0)

去年,一部「季春奶奶」让不少人哭红了眼。

季春奶奶和丢了十二年的(假)孙女终于重聚,这种亲人重逢和来自奶奶的宠溺,几乎是所有人的软肋。

最近这部韩片同样如此,狠抓泪腺。

它无关亲情,却让人动容。

豆瓣高达8.8,这分,一点都不虚——

我能说

I Can Speak

片名才短短三个字,却包含了三层意思。

女主由国民级演员罗文姬出演。

无论是「奇怪的她」,还是「奶奶强盗团」,都让人印象深刻。

同时,罗文姬也凭借这部新片,入围了今年青龙奖(韩国三大电影奖项之一)的影后。

颁奖典礼会在月底举行,很多人都看好罗文姬能拿下影后。

因为罗文姬在这部片里的表演,实在震撼。

不过,在豆瓣的分类上,这部片却有喜剧标签。

可别以为是豆瓣标错了,因为在前半段,「我能说」俨然就是一部大喜剧。

罗文姬饰演的罗玉粉,一登场就在区政府的信访部大闹。

怒发冲冠地在大厅咆哮,连主任都拦不住。

原来,罗玉粉所在的商业街被开发商相中,为了把商业街的钉子户们赶走,开发商手段尽出。

可当罗玉粉在摘下口罩的那一刻,主任却瞬间脸色大变。

这正是「我能说」的第一“说”,信访。

没想到,罗玉粉是信访界的狠角色。

已经累积了8000多起信访,也就是说,除了放假,这20多年里,罗玉粉每天都至少举报一起。

而罗玉粉的日常就是带着照相机,在商业街上到处巡视。

就连店招牌稍微摆出来了一点,罗玉粉都会说这是违反广告管理法,让店主搬进去。

连信访部的人都暗自称她为“鬼怪奶奶”,太难缠了。

此时,信访部来了新人,朴民载,由李帝勋饰演。

李帝勋在去年的「信号」担纲男一,表现强劲。在这部片里,则是个刚考上公务员的新人。

没想到,他对付罗玉粉还挺有一套。

想在大厅咆哮?先去拿号码牌,叫到号了再来填表。

这让从没拿过号码牌的罗玉粉碰了壁,但下有对策,才隔天,罗玉粉就取了一叠号码牌。

占号,再慢慢举报。

这下反而让朴民载一脸吃了shi的表情……

不过,除了信访,罗玉粉还有一件热衷的事,那就是和自己的闺蜜喝咖啡。

罗玉粉的闺蜜说得一口流利英语,没想到让罗玉粉也动了心。

这正是罗玉粉的第二“说”,学英语。

可想而知,罗玉粉的学习过程特别艰难。

在补习班里,罗玉粉不仅完全跟不上进度,连跟着老师练发音都来不及。

甚至被补习班退费,因为影响了其他人的学习。

但这时候,罗玉粉却意外发现朴民载的英语特别好,能流利地和外国人交流,这正是她想要的。

这不,罗玉粉马上向朴民载拜师。

可朴民载早就因为信访的事烦得不行,哪会答应这死对头的请求。

结果,罗玉粉拿出了信访的气势,三天两头就给朴民载打电话。

朴民载一不答应,罗玉粉就拿着书和零食,在信访部大厅蹲点,跟朴民载打起了持久战。

在大厅做闲事算妨碍公务?罗玉粉有备而来,她提着一大袋的信访资料,重重地甩在了桌上。

年轻的樵夫哟,你丢的是这金斧头,噢不对……

年轻的小伙子哟,你要教我英语,还是要整理资料到天亮?

朴民载的同事们看到这堆资料,马上向朴民载投出了哀求的眼神。

没办法,朴民载熬不过这高招,只能同意。

但问题来了,为什么罗玉粉会这么想学英语?

在和罗玉粉的接触中,朴民载才发现罗玉粉也是一肚子的苦衷。

罗玉粉其实有个弟弟,在小时候分开后,弟弟就在美国长居。

不仅再也没有见过面,她的弟弟连韩语都不会讲。

当罗玉粉跟着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面对漫天的英语,罗玉粉搭不上话,更说不出口,只能匆匆挂了电话。

是慌张,更是无助。

罗玉粉膝下没有子女,活到了这把年纪,弟弟已经成了世上唯一的亲人和牵挂。

为了能和弟弟团聚,只能拼命自学英语。

而这,也是罗玉粉坚持每天信访的原因。

因为孤独。

罗玉粉是名副其实的空巢老人,平时经营裁缝店,却一直没有人陪伴。

商业街就是她最大的家,街坊邻居几乎等同于家人。

也因此,在面对开发商强拆的时候,罗玉粉是第一个站出来凶回去的人。

说到这里,这部片就像是孤独老人努力学英语,最终如愿以偿的励志喜剧。

信访和学英语的过程,更是笑料百出。

然而,这种建立在欢乐之上的悲伤,其实最催泪。

这部片还没过半,剧情就急转直下。

为了能更好地帮到罗玉粉,朴民载在私下给罗玉粉的弟弟打了电话。

但对方的回应却出乎朴民载意料:

“抱歉,我不想跟她通话

请转告她,我不记得她了”

连亲姐姐都不认,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罗玉粉同意了某机构的请求,在电视上说出了她的经历——

罗玉粉,其实是慰安妇。

这三个字一出,十点君不禁深深吸了口气,之前的各种疑点这才恍然大悟。

罗玉粉的闺蜜,也是慰安妇。

她们在活命之后,成了相互扶持一辈子的姐妹。

而罗玉粉的闺蜜会努力学英语,正是为了在全世界面前,作为人证揭露日军罪行。

为了不会再被现场的翻译,翻出和事实相反的版本。

与此同时,这部片在先前的各种细节,突然都串了起来。

罗玉粉没有老伴和子女,也是因为慰安妇的经历,让她注定了必须远离一般人的生活,成了被人群排挤的对象。

人总是群居动物,因为相似而聚集,也会在心底不自觉地排斥有糟糕经历的“异类”。

所以,罗玉粉只能隐藏这段过往,尽管她不觉得丢人,可她却得向社会妥协,向四面八方的目光妥协。

“这是我想要忘掉的过去

但我没有扔掉当时的照片

因为如果我忘了,就等于我输了”

这种复杂而矛盾的心绪,罗玉粉挣扎了一辈子。

然而,慰安妇的标签仍然死死地钉在了罗玉粉的身上。

有这样的姐姐,很丢人吗?

所以,罗玉粉才决心苦练英语。

她要接着闺蜜的份儿继续努力,她要重新面对慰安妇的这个强烈标签,站在全世界面前。

作为证人出席,让日本道歉。

用苦练的英语演讲,说出真相——

“I can speak(我能说).”

短短三个字,需要多大的勇气。

而朴民载在知道真相之后,马上就冲到了罗玉粉家里。

看着罗玉粉,一时哽咽语塞

“对不起……奶奶……

对不起……

对不起……”

三句对不起,却是朴民载的所有感受。

他从没想过,被同事称为鬼怪奶奶的罗玉粉,心里承受着多大的苦难,背后却全是大家的冷嘲热讽。

他也没想过,这难缠的奶奶,拼死拼活地学英语是为了一句道歉。

罗玉粉这一生,太苦了。

就连隔壁店铺的店主,都忍不住红了眼:

“之前只要有人碰到大姐你的手

你就会很不开心,很烦躁

我都不知道是因为这样”

明知道催泪,却还是跟着哭成了泪人。

这正是这部片让人动容的地方——

它把“慰安妇”的题材,带进了前所未有的角度:我们身边。

我们已经看过不少“慰安妇”的影视作品。

无论是「二十二」,还是「鬼乡」和「雪路」,这些作品都在一开始就以阐述慰安妇的视角切入。

“我就是证据”

说到底,在镜头前,她们仍然被贴着“慰安妇”的标签。

(戳:拜托,别再叫她们“慰安妇”了)

但,「我能说」却没有。

在前半段,罗玉粉只是个普通而平凡的老奶奶,几乎每个人的身边都能找到类似的影子。

有时倔强,有时温柔,却保有一颗炙热的心。

直到后半段才揭晓,原来罗玉粉有过慰安妇的经历。

迫于偏见和压力,她把这秘密烂在肚子里,藏身于市井里。

如果不说,又有谁会把罗玉粉和“慰安妇”联想在一起呢?

在片中,罗玉粉面对卧床的闺蜜不断啜泣。

她没有家人,行为不被理解,心里还扛着几十年来的挣扎。

而她现在却只能坐在病床前,眼睁睁看着闺蜜不断离自己远去,抓都抓不住。

活越久,好像越孤独。

“慰安妇”问题,我们当然百分百重视和坚持。

但,就像这部片想说的——

说穿了,她们也只是平凡人而已。

如果拿掉这莫须有的标签,她们只是我们身边最常见不过的邻居,没有二样。

以前痛苦的经历,不会改变她们内心的本质,更不会使她们变得肮脏。

让她们变得肮脏的,从来不是她们的过去,而是我们贴上去的有色标签啊。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GaxrkzgYPfixDwZqyO_pIw (以上内容来自于网友投稿,如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请点击 举报 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此投稿已是精品!
不再接受推荐
举报 收藏
0 条回应
写回应
表情
发表
成功 加入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以后,该精选社将不会显示在您的首页
退出  
我再想想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超过140字了,试试投稿功能吧
关闭 您发布的不能超过500字了!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已经超过500字了,您只能使用投稿功能发布
立即使用
关闭 别忘了点击发布哦!
关闭 发布成功!
关闭 成功发布到审核区!
关闭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成为小编才能给社长推荐哦!
我再想想
我要当小编
举报成功!
成功 推荐成功!
已举报!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成功!
您还没有认证为原创作者
若您先提交此文章,稍后认证,我们会将其自动添加到您的原创
先投稿稍后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