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模样
社长:  牵着蜗牛散步 社长
你会和错的人结婚
阳光区摇曳的麦兜  首推于 18.10.08 浏览(635)|回应(0)

Oct.

6

灼见(微信号:penetratingview)

我们选择错误的人结婚,因为正确的那些人反而让我们不适应 —— 让我们觉得自己不配。

作者丨Alain de Botton

来源丨谢熊猫君(mrxiexiongmao)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哲学家和小说家Alain de Botton (阿兰.德波顿)。原文发表于2016年《纽约时报》的专栏。前几日我在飞机上看到这篇文章,惊为天人。分享给了朋友看,朋友的评价是刀刀戳在心上,以及一种无可奈何的宿命感」。

于是我抓紧下班后的时间,把这篇《你会和错的人结婚》翻译了一遍。《你会和错的人结婚》,讲述的是绝大多数现代人会和跟误的人结婚的九类原因,以及曼蒂克婚姻观的深层问题,供各位读者分享和参考。

以下,全文翻译:

任何一个潜在的婚姻对象当然都是有瑕疵的,在结婚这个事情上,悲观一点是明智的。

虽然在生活中,完美是不可能存在的,不悦也是常态。但是在婚姻中,我们总能见到有些伴侣之间那种原始、全方位、烙印在骨头里的不匹配。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感叹,这些不匹配不只是所有长期关系都会出现的小失望,而是真的,有些人根本就不该在一起。

这些错误是怎么铸就的?为何它们如此地常见?

和错误的人结婚,是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容易犯的错误,而这也可能是人一辈子最昂贵的一个错误,更不要提这种错误对于社会、雇主和下一代的影响。

我们在国家和个人层面上,会系统性的去解决安全驾驶和吸烟等社会问题,但是对于选择正确的结婚对象这个事情,我们却是睁眼瞎。

更让人难过的是,人们选择错误的结婚对象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易懂。下面就是常见的几类原因:

01

第一类原因:我们不了解自己

开始找伴侣的时候,我们对另一半的诉求充斥了模糊又美丽多彩的情绪:「我想找一个人好,在一起开心的人」「有魅力」「有探险精神」...

并不是说这些情绪是错的,而是说这些情绪不够精确,根本没法用来描述那些能让我们获得快乐的因素 —— 或者用悲观的说法,让我们不是一直都惨兮兮的因素。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疯狂。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神经质、本末倒置和不成熟。只是从没有人会真正的鼓励我们去找到自己这些缺陷的细枝末节。

所有爱情中的人,最紧急和首要的任务,其实就是去理解自己身上那些惹人不爽的点。他们需要了解自己独有的神经质的症结,了解这些问题的起源是什么,更重要的是明白什么样的人能刺激到这些症结,而什么样的人能缓和它们。

一个良好的伴侣关系不是两个健康的人之间的(世界上这样的人不多),而是两个有残缺的人,互相都有能力或者运气,找到两个不健全的心智中,一处能够温和共存的避风港。

当我们有了「我们在一起应该不会太糟糕」这种想法后,就要敲响警钟了。很多时候往往就是这些地方会出问题:

也许我们在别人不附和自己观点的时候有生气的倾向;

也许我们只能在专心投入工作的时候才能放松;

也许我们在做爱后不太喜欢过于亲密的拥抱;

也许我们在心中充满忧愁时,不太会表达自己。

这些看似不大的问题,在经过数十载的发酵后,会造成大灾难。所以我们要提前知道这些自己的问题,然后去寻找那些能承受这些问题的人。

所以在刚开始约会的饭桌上,你就应该问一下对方,「你有什么让人不爽的点?」

麻烦的是,我们对于自己的症结的知识是非常难以获得的。这常常需要多年的时间,和不同的新鲜经历。在婚姻之前,我们常常没有办法经历那些让我们见识到自己神经错乱的情景。

当一些恋爱关系开始让我们的这些错乱暴露出来的时候,我们更倾向于指责对方。而身边的那些普通朋友,并不会有任何的动力去帮你了解深层次的自己,他们很多时候就是想有个伴一起吃饭玩耍。

所以,我们常常看不到自己本性中糟糕的一面。

当我们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生气而怒骂,因为没有人在听,这让我们低估了自己暴怒的潜力;

当我们独自专心工作的时候,会因为没人催我们吃饭而废寝忘食,于是我们用工作来获得对生活的掌控 —— 而当任何人试图打断这种掌控的时候,我们就会为此暴怒。

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们会感受到互相依偎的甜蜜;但是我们没有机会去面对逃避亲密关系时刻的我们,这种时刻的我们在伴侣的眼中会是怎样的陌生和冷漠,无从知晓。

一个人独自生活的时候,总是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我们对于自己的人格如此缺乏了解,也就难怪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找怎样的人了。

02

第二类原因:我们更不了解别人

这类情况就更严重了,因为其他人也和我们自己一样,陷入同样的对自己人格的缺乏了解之中。即使对方心中坦荡和充满善意,他们同样没有办法有效的让人知道自己身上那些让人不爽的点。

很自然地,我们会试图去了解他们。我们会去拜访他们的父母,参观小时候上学的地方,看他们以前的照片,见他们的朋友。这一切让我们心里有了一丝安慰,好像我们努力去了解过了他们。

然而这一切的效果,就好像一个在屋里飞过纸飞机的人,觉得自己能够开飞机一样。

在一个更理智的社会里,潜在的伴侣会给对方做详细的心理问卷,并且让自己接受心理学家的长时间评测 —— 也许到22世纪的时候,这一切不会再是笑话,真正的笑话是为什么人类花了这么久才开始这么做。

我们需要去了解将要结婚的那个人的内心是如何运作的。

我们需要知道对方对于权威、羞辱、内省、性亲密、心理投射、钱、孩子、衰老、忠诚等等数百样事物的观点和态度。这样的了解,不是简单的问答能够提供的。

在这一切都缺失的时候,我们更多时候会被外表所迷惑。我们好像能从对方的五官、前额的形状、雀斑、微笑中读出很多的信息。但这就好像看了一张发电厂外部的照片,就以为自己能够知晓核裂变的细节一样可笑。

于是我们在没有充足证据的情况下,把一系列的完美形象投射到我们爱的人身上;我们从一些小的细节上,脑补对方的整个人格。

我们做的这一切脑补,就好像下面这幅马蒂斯的画一样:

你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不会把她理解为一个没有鼻孔,只有八根头发,没有睫毛的女人。在我们都没意识到的时候,我们的脑子就完成了人像的脑补。我们的脑结构天生就具备把些微的视觉信息整合成完整图像的能力。

可惜的是,我们在观察潜在伴侣的人格的时候也是如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根深蒂固的脑补艺术家。

使得一段婚姻顺顺利利所需要的信息,远远高过社会能够提供给我们的。所以我们对于婚姻的社会实践,也有很多根深蒂固的错误。

03

第三类原因:我们不习惯真正的快乐

我们相信自己在爱情中寻找快乐,其实这一切没有这么简单。

有些时候,我们寻找的不是快乐,而是熟悉感这种对于熟悉感的追求很可能会影响我们对于快乐的追求。

我们在成年人的关系中,常会去创造儿时的感觉。在孩童时期,我们就第一次知道和理解爱的含义。可惜的是,我们儿时对于爱的了解往往是不对的。

我们儿时对于爱的了解,可能与一些不那么让人愉悦的情绪相互纠缠:被控制、被羞辱、被抛弃、缺少交流等等,简而言之 —— 痛苦。

于是长大的我们,可能会因此而拒绝一些健康的潜在伴侣。不是因为他们不好,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太好(太成熟、太善解人意、太可靠等),而这种「太好」的感觉太陌生,给人压迫感。

于是我们转而选择那些我们潜意识里更想接近的人,不是因为他们能够让我们快乐,而恰恰是因为他们能让我们遭受「熟悉」的痛苦。

我们选择错误的人结婚,因为正确的那些人反而让我们不适应 —— 让我们觉得自己不配。我们没有体会过健全的爱,所以没法把被爱与满足联系起来。

04

第四类原因:单身是个很糟糕的体验

当维持单身是个很糟糕的结果时,我们很难理智的去选择伴侣。我们要有接受单身多年的觉悟,才能有机会开展优质关系。

否则的话,我们爱的只是「不再单身」,而不是「我爱那个人」。

可惜的是,过了一定年纪之后,单身身份在社会上是很难悠然自在的。群居生活变得罕见,情侣为单身人士的独立感到威胁,而减少与单身人士外出互动的频率,单身人士独自去看电影的时候也会开始感觉怪怪的。

单身人士的性生活也越来越难获得。现代社会各种新奇的玩意儿和被鼓吹的自由之下,性依然很难获得,而年过30后还期望能经常和新朋友发展亲密关系,基本都是要以失望告终的。

如果我们能把社会结构改造成大学一样(食堂聚餐,设施共享,参加不完的聚会,和充分的亲密关系的机会),我们在做婚姻决策的时候,就会更关注于那些两人为伴的正面性,而不是为了逃避单身身份的负面性。

当性只有在婚姻内存在的时候,人们会为了错误的原因去结婚—— 获取性这个被社会人工限制的东西。当人们不需要为了解决性欲而结婚的时候,他们才能做出更好的关于婚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