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模样
社长:  牵着蜗牛散步 社长
他卸载了手机里的王者荣耀,第8次
菲尼克斯  首推于 17.08.09 浏览(207)|回应(0)

我的朋友白杨说,他跟女朋友又因为他玩王者荣耀吵架了。

这次是因为他俩一起出去吃饭,她细嚼慢咽,他吃得快,百无聊赖了一会儿,心念一动——不如来把王者荣耀吧?反正也就十几分钟。

他掏出手机,随着熟悉的开场白投入战斗,一时便不知今夕何夕。直到他被敌人杀死,抬起头,对面的女友已经泪盈于睫:“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她拂袖而去,不顾即将开场的电影和他们已经买好的电影票。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白杨很沮丧:“上次我玩游戏到3点,她就唠叨过我的。我已经第8次卸载了王者荣耀,又装了回来。我也不知道为啥‘农药’有毒。不玩的时候,心里就记挂着。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精进》里说,在生活中,我们最喜欢那些能够立刻给予我们巨大满足的东西。手机游戏便是如此。然而,一旦停下,它带给你的愉悦感便会迅速消退。于是人们为了再次寻求这种愉悦感,持续不断地玩下去。

基于这种用户心理,王者荣耀已经成为一个国民级别的游戏。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王者荣耀》用户规模已达2.01亿人,每日活跃用户平均为5412.8万人。

在公司的午休时间,在公交和地铁上,在饭馆聚餐,在公共场所排队。随处可见年轻人,将背弓得像一只大虾,横着手机屏幕,双手拇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移动。

时间如此轻易地,在一个个十几分钟的指缝间,悄然滑过。

这个时代,人们沉迷手机已不算新鲜事。但为什么偏偏是王者荣耀,能火到这个地步?

有人说,这是因为它模糊了线上和线下人际关系的壁垒。当现实中的朋友,和游戏中的队友的关系相互打通,便有机会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真的是这样吗?

绿萝一度以为,王者荣耀让她不那么孤独了。

绿萝是个农村来的女孩儿,本就有点沉默内向的她,在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大学寝室里总是略尴尬,大家在谈论包包鞋子化妆品,她插不进嘴。室友们都说她善良老实,可似乎没人能成为她真正的朋友。

荣耀开始流行的时候,室友们也半开玩笑地叫上她一起。她带着一点兴奋和一点好奇下载了它。虽然没觉得它本身有多好玩,但它似乎打开了她与大家交流的窗口。

四个人的寝室,大家一起开黑,边打边聊,氛围似乎也默契起来。上下课,去食堂,大家十有八九谈论荣耀,她也能插进一两句话。

她小乔打得好,大家便频频夸赞她,有时还拿她和别的男生起哄。她脸红红,羞涩地说“没有啦没有啦”,却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不是因为她喜欢那男生,而是因为自己终于被当作她们之间的一员,开起了女孩子之间亲密的玩笑。

直到有一天。

她们约好了一起出去聚会吃饭。点完菜,大家兴致勃勃地来了一局,但是那天,她手机刚好没电了。

她只能沉默地坐在大家中间,看她们盯着手机笑闹,她一句话没说,她们也没注意到。她趴在桌子上睡觉,她们也没有反应。

她百无聊赖,起身离开饭桌,走到餐馆门口,一眼看到老板的小女儿坐在收银台高高的凳子上,游戏玩得正欢。她忍不住凑过去,小朋友正聚精会神,头也不抬。她看了一会儿,自讨没趣地走开。

后来绿萝再点开游戏,发现喧闹的背后,也是沉默无言的存在。一局下来,战队里的人大多数是不说话的,除了骂人。游戏里有人加她好友,也不过是打完一局,给彼此点赞,下一次再一起组队。

原来,世界并没有变好。那些你接近不了的人,走不进去的心,还是一样的走不进去。

她好想有人说说话聊聊天啊,说一说游戏以外的世界,说一说正当盛夏的她的家乡,洒满绿荫的小路,和分外欢快的蝉鸣。可是,没有。

早在1980年,日本学者中野牧就提出了“容器人”的概念。他说,现代人的内心世界,类似于孤立封闭的“罐装容器”。人们为了摆脱孤独,也寻求和他人的接触,但这只是一种容器外壁的碰撞,看似喧闹响亮,却到不了内心。

就像你们在一个游戏场上,你以为自己和他共同经历了生死和荣光,其实,你根本不知道他在现实世界中是什么样子。你无法深入到他的内心,而他也一样。

我们活得更热闹,也更孤独了。

我的朋友楠木是王者荣耀的资深玩家。听说我在写王者荣耀,便不耐烦地道:“游戏有什么错?我只是想玩一盘放松一下,怎么了?”

楠木是个勤勤恳恳的上班族,偶尔抱怨身体被掏空,社会不公,老板刻薄。

王者荣耀似乎给了他莫大的安慰。在每天上下班的公车地铁上,在被老板骂得像一条狗之后的午休时间里,甚至是在累得脸都不想洗的深夜睡前,他总是默默掏出手机,打上几局。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但在游戏里的世界,谁都可以做一个策马扬鞭的少年,他可以一对二,一对五,随手拿一个超神,深藏功与名。

一位知乎网友曾提出,晚睡是一种“代谢负面情绪,保护自己的手段”。忙碌了一天的身体十分疲累,到夜间,大脑本能地渴望一些令自己愉悦的东西,来给自己补偿。例如,玩玩令人上瘾的游戏。

但这样的情绪处理方法,也是有代价的。久而久之,楠木也觉得不大对劲了。

他对游戏的瘾头越来越大,情不自禁就熬夜开黑;

在工作间隙里玩游戏,让他难以再把注意力切换回工作本身。长期快速地反复切换,进进出出,长此以往,记忆力好像也受到了损伤。

真的不该怪罪游戏吗?不见得。

我们都不是圣人,尤其是在它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抢夺我们碎片化时间的情况下,谁又能轻易抵住诱惑?

我有一个供职于大型游戏公司的朋友,从业五年,本已小有积累,却毅然改换了行业,从头开始。

她说,自己的工作内容,就是每天费尽心思钻研,如何让人们停不下玩游戏的手。久而久之,她觉得良心不安。

有人这样说:“感谢王者荣耀,埋葬了80%的人的上升通道。”

据第三方分析机构统计数据显示,王者荣耀的用户群体中,大学生占21.8%,中小学生占2.7%,而上班族占到了68.7%。而收入在8000元以下的玩家,占到了74.8%。

也并不是所有人生下来一定要奋斗。事实上,没有王者荣耀,大多数人也会找到其他消磨时间的方式。只是,他们本来可以拿这些时间,来读一本好玩的小说,跑一场五公里的步,或是好好陪家人说说话。

可是现在,许多人都变成了沉默的低头族,两眼麻木的“沙发土豆”。

工具本身,是有倾向性的。关公拿着青龙偃月刀,孙悟空拿着金箍棒,他们面对不同的敌人,擅长的打法,一定是不一样的。

娱乐工具也是如此。我们所选择的娱乐工具,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如何度过闲暇时间;而娱乐工具的特性,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在闲暇时光里的思维方式。

相对于玩一局十几分钟的游戏,认真工作,好好生活,爱一个人,都有难度。工作项目可能会失败;生活有着大大小小的琐事,和诸多的不确定性;而爱的人,也可能会离开你。

比起生活之苦,游戏简直是太容易了。容易到你太想从那十几分钟的游戏中获取快感,长久的依赖之下,便忽略掉了生活中的其他东西——爱人,孩子,提升自我的空间。但那些,才是真真正正决定我们十年后是否会幸福的关键因素。

长此以往,我们无法专一地做一件事情,也越来越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专一去做的。我们失去了对美的鉴赏和反思,对时间的敬畏与珍惜。

我们的时间总是有限的。当工作和日常琐事已经占据了我们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剩下来那宝贵的几个小时,要拱手让给游戏,这样一想,未免可惜。

所以,还是希望你少玩点游戏,多读点书;少花点时间“生活在别处”,真正花点功夫,来珍惜当下的生活。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timestamp=1502220605&src=3&ver=1&signature=9ryNQCJGELzKg5toP-IoyqmBBbp-C6gMYszm9YzgJ4P6p5 (以上内容来自于网友投稿,如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请点击 举报 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此投稿已是精品!
不再接受推荐
举报 收藏
0 条回应
写回应
表情
发表
成功 加入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成功!
退出以后,该精选社将不会显示在您的首页
退出  
我再想想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超过140字了,试试投稿功能吧
关闭 您发布的不能超过500字了!
关闭 您发布的内容已经超过500字了,您只能使用投稿功能发布
立即使用
关闭 别忘了点击发布哦!
关闭 发布成功!
关闭 成功发布到审核区!
关闭 举报 你为什么要举报此投稿?
举报说明:(可选)
提交
取消
成为小编才能给社长推荐哦!
我再想想
我要当小编
举报成功!
成功 推荐成功!
已举报!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成功!
您还没有认证为原创作者
若您先提交此文章,稍后认证,我们会将其自动添加到您的原创
先投稿稍后认证